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小说洛思裳许知衾已完结全集大结局-(洛思裳许知衾)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

Admin 发布时间:2023-11-30 16:06:52

洛思裳许知衾是最近抖音上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。作者是佚名,小说主人公是洛思裳许知衾,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:“好公公,您疼疼我。”一颗人头滚在洛思裳的脚边,喷涌出的鲜血浸湿了她华丽的喜服。狰狞扭曲的脸正对着她,双眼怒睁,死不瞑目。她忍住胃底的翻涌,抓起许知衾冰凉的手,贴上自己的脸。面前的人坐在床上,一张脸惊尘绝艳,长眉入鬓,眉心朱砂痣鲜红似血,如同妖孽,只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猩红,眼底带着暴虐。

精彩章节

第一章

“好公公,您疼疼我。”

一颗人头滚在洛思裳的脚边,喷涌出的鲜血浸湿了她华丽的喜服。

狰狞扭曲的脸正对着她,双眼怒睁,死不瞑目。

她忍住胃底的翻涌,抓起许知衾冰凉的手,贴上自己的脸。

面前的人坐在床上,一张脸惊尘绝艳,长眉入鬓,眉心朱砂痣鲜红似血,如同妖孽,只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猩红,眼底带着暴虐。

他冷淡地抽出手,发狠似的捏住了洛思裳的脖子,逐渐收紧,欣赏着她因窒息而痛苦的神色:

“长公主既然想看太监中了合欢散是何丑态,那咱家怎好叫长公主失望?必然让您好好开开眼界。”

“不是我!”

洛思裳艰难的从喉管里挤着字解释:“这不是我的人,是宫里的婢女。”

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,她小脸憋得通红,心底的绝望渐浓。

重活一世,她难道要比前世还要早死吗?

不甘心!

她不甘心!

她要报仇,她不想死!

思绪疯转,巨大的求生意志让洛思裳握住许知衾垂在床上的另一只手,她往前凑了凑,引着他的手从裙摆底下探进去。

冰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哆嗦。

前世许知衾就是用这只手,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一道鞭痕和烙印,折磨的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咬牙忍住不适,洛思裳继续带着许知衾的手,探寻进深处。

“好千岁,您疼疼我。”

这是她今晚第二次说出这句话。

可笑祁洛王朝嫡长公主,竟然匍匐在一个大太监的跟前,摇尾乞怜。

但她不悔,甚至扯着他的手更进一步。

向来残暴嗜血的许知衾见她如此,眉心紧蹙,竟然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。

另外一只手倒是没抽出来,任由她引着。

新鲜的空气再次涌入胸膛,洛思裳贪婪的猛吸几口气,像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似的,没敢多停,扯开自己的喜服,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头,引人入胜。

洛思裳双眸噙着泪,故意挑选了一个好角度看向许知衾。

她对自己的外貌绝对自信,也知晓这副模样有多勾人。

“公公,我愿意把我这副身子给您,只求您能怜惜。”

许知衾挑眉,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兴味,红唇扯出嘲讽的弧度:“长公主倒是会审时度势,只可惜咱家一个太监,您这副好身子,怕是无福消受。”

意料之中的拒绝。

洛思裳挑起漂亮的柳眉,就着他手的力度起身,跨坐上他的腿,环住他的脖颈,声音娇软魅惑,活脱脱勾人魂的妖。

“公公是我的夫,我做什么自然都是愿意的。”

许知衾伸手,揽住她的腰,另一只手猛地动了一下,疼的她原本包在眼眶里的泪瞬间滑落。

她咬着牙,软着嗓子哼了两声,柔弱无骨似的依附着他,在他耳边呵气如兰,垂下眼睫,掩去眸底的恨意滔天!

前世她被亲姨母太后诓骗,做了靶子去对付许知衾,一开始许知衾对她还诸多忍耐,后来她被教唆变本加厉,最终踩到他的底线,被囚禁在地牢受尽折磨。

原本她靠着一口气撑着,坚信姨母会来救她,可事实给了她致命一击!

她的好妹妹亲口告诉她,这一切都是姨母在推波助澜,甚至她的母后,也是被姨母害死!

但姨母疼惜,不忍看她被折磨,所以带来一杯毒酒,让她得个痛快。

她被好妹妹折磨了三天三夜后,在阴暗的地牢里疼的四肢扭曲而死,死后灵魂不灭,漂浮整整三年。

洛思裳亲眼看见许知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差点扳倒太后,又看见他因娘胎里带出来的毒,毒发不治身亡,太后白捡个大便宜后,立刻车裂害死她最疼爱的弟弟,自己独揽大权,做了女皇,夜夜笙歌,使得祁洛百姓生灵涂炭。

她无声怒吼,可灵魂状态什么都做不了!

带着满腔恨意怨气,洛思裳没想到她竟然重生回了和许知衾大婚这日。

这一刻,所有皇家的尊严,长公主的骄傲,全部被她踩在脚下!

她只想复仇,为她的母后,也为了守护祁洛,她甘心把自己奉献给许知衾。

前世她看的真切,若许知衾好好活着,太后必然不可能这般顺利。

洛思裳搂着许知衾的手紧了些。

“公公,这般可还满意?”

她媚眼如丝,眼角还带着泪水,娇软的模样让许知衾眉眼处染上了几分欲色。

他们呼吸缠绵,如同世间最亲密的人。

可洛思裳明白,面前风华绝代的大太监,有多厌恶自己。

“长公主又想耍什么花样?还是又找到了如何折磨咱家的手段?”

许知衾目光深沉,似乎要把她看穿一般。

闻言,洛思裳扬起一抹肆意的笑,伸手抚上许知衾精致如画的眉眼,美的张扬又具有攻击性。

“公公,从前种种,不过是我吸引你的小把戏罢了,夫妻之间的小情趣,何谈折磨?更何况真论起来,现在难道不是公公在折磨我吗?”

说着,她微微俯身,在许知衾眉心的朱砂痣落下一吻,满意的感受着身下人逐渐紧绷着的肌肉。

下一瞬,她惊呼一声,整个人天旋地转,被许知衾压在床上。

许知衾捏着她尖俏的下巴,眼神讥讽,却又带着化不开的欲念。

“这般能屈能伸,长公主是个能成大事的。”

冰凉的吻落在洛思裳的唇角,许知衾身上带着好闻的冷香,充斥她整个鼻尖,裙底传来剧痛,她痛苦的嘤咛尽数淹没在他凶狠的吻中。

良久,许知衾放开洛思裳,将手抽出来,指尖一抹鲜红刺眼。

他扯过喜床上的白帕子,擦了擦。

“长公主既然这般诚心,您想要的东西,咱家满足你。”

闻言,洛思裳撑起自己发软的身子,冲着他露出一个娇媚的笑:“那就多谢公公了。”

和聪明人交流就是轻松,不必多说,许知衾也能明白她的目的是什么。

“公公许我泼天富贵与权势,我除了这身子,还能再送你一样东西。”

“我知晓公公中了毒,我自幼在不顾山将养身子,早就把顾神医的医术学了个十成十,公公体内的毒,我有法子可解。”

许知衾狭长的桃花眼微眯,带着危险的气息:“这是谁告诉你的?”

第二章

“师父说,厉害的大夫,往往望而知病二三,切而知病九十,我观公公虽面色红润,但眼底总有血丝,隐隐泛黑,这才得知。”

这话半真半假。

前世洛思裳身体不好,母后与不顾山顾神医私交甚好,就将她送去不顾山,本为调养身体,但久病成医,顾神医发觉她天赋甚佳,便收了她做衣钵弟子,这事儿在祁洛也不是什么秘闻。

她从床上爬起来,抓住许知衾宽大的袖袍,撒娇似的晃了晃:“好公公,您是我的夫,我自然希望您长命百岁。”

果然,许知衾的表情松懈了几分。

他心中微微有几分动许。

这毒是他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折磨了他近乎二十年之久,纵使遍寻神医,也无计可施。

顾神医的名头他自然知晓,只是几年前,她就已经过世。

如果她真的能治……

“起来吧,外头还有宾客,穿好衣服出去敬酒。”

许知衾没有接话,但周身的危险气息散去不少。

长公主大婚,按照祁洛礼法,拜完天地送入洞房后,她要出去给前来道贺的宾客敬上一杯酒,说些场面话,彰显皇家圣恩。

洛思裳拢好衣裳,伸手娇笑:“公公,身子软,您拉我一把。”

“娇气。”

许知衾到底还是将她拉起来。

简单收拾了一番,两人一道出了喜房。

千岁府修的阔气,前厅聚集了不少宾客,一见两人出来,众人心思各异,但无一例外都在恭贺道喜。

“长公主可是我们祁洛第一美人!千岁爷好福气呀!”

“祝千岁爷与长公主白头偕老。”

恭维的话此起彼伏,洛思裳靠在许知衾的身边,一改往日的刁蛮任性,脸上挂着甜蜜的笑。

一桌桌敬下来,忽然,外头传来了一声通传:“明柔公主到。”

闻声,洛思裳的表情倏地阴沉下来,抓着许知衾的手也不自觉用力了几分。

洛明柔!

她清楚的记得,在许知衾死后,洛明柔霸占了她的长公主府,叫她皇弟学狗叫,极尽折辱!

也清楚的记得,在她弥留之际,洛明柔挑断她的手筋脚筋,用烙铁毁她容颜,拔去她的舌头,剜掉她的眼睛!

最后灌她一碗毒药!

许知衾感知到手腕传来的力量,转头看向洛思裳,眉心微蹙。

素日里她与洛明柔关系最好,怎么今日这般失态?

还有方才喜房里的事情……许知衾总觉得,洛思裳似乎变了一个人,行为处事,皆与往日不同。

看来她的身上,还有不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。

他不动声色的捏了捏洛思裳的手:“回神。”

洛思裳回神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她没隐藏好自己的情绪,聪明如许知衾,他定会看出端倪。

“皇姐今日大婚,我这个做妹妹的来晚了。”

洛明柔一席正红色宫装,头上珠翠琅琅,打扮的比洛思裳这个新娘子还要明艳几分。

她扭着腰,款步来到洛思裳和许知衾面前,下巴微抬,模样高傲:“公主下嫁给太监,这在祁洛还是头一遭,不过皇姐喜欢,妹妹我还是衷心祝福的,不过许公公,我皇姐素来嚣张跋扈习惯了,你日后可要好好伺候她。”

这场面话说的漂亮,但其中满满的讽刺,一听便知。

洛思裳眯着眼睛看着洛明柔华丽的打扮,忽然抬手,猛地给了她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这一巴掌她用了十成十的力气,洛明柔的脸被打偏过去,嘴角隐隐渗出血丝。

清脆的巴掌声让现场的人安静下来,众人噤若寒蝉。

洛明柔久久回神,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洛思裳:“你打我?”

“不能吗?”

洛思裳揉了揉发红的掌心,似笑非笑的看向洛明柔:“你既然说本宫素来嚣张跋扈习惯了,那本宫不打你,哪里看的出来本宫跋扈?不得给许公公好好看看,日后也知道本宫跋扈成性,应了你的话好好伺候本宫?”

“你凭什么打我?”

洛明柔双目赤红,恨得直咬牙。

这个贱人!靠着那短命的娘,平白占了个嫡皇长女的身份,就处处压她一头!

她抬手,欲反打回去。

但还没碰到洛思裳,就被一只大手捏住。

洛思裳眼疾手快,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。

这下左右脸都对了称,洛思裳在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长公主确实跋扈,明柔公主多担待些,既是来祝福,咱家收到了,来人,送明柔公主回去。”

许知衾声音不大,却不许拒绝的冷意。

明晃晃的逐客令,也是明晃晃的偏袒。

洛明柔敢跟洛思裳造次,但绝不敢在许知衾面前发作。

她是太后亲女,如今的太后,是先帝的继后,先皇后的同胞妹妹,先皇后正是洛思裳的母亲,太后多次告知她,万不可与许知衾作对。

如果太后敢与许知衾交恶的话,也不必让洛思裳做靶子。

“好!你给我等着,我要进宫告诉母后!”

捂着脸恶狠狠丢下一句话,洛明柔愤恨离去,背影仓促。

众宾客也没想到今日会看见这样一场闹剧,纷纷面面相觑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原以为长公主与九千岁不合,自请下嫁,日后定有不少苦头吃,但如今看来,九千岁分明是护着她的。

一时之间,众人心中心思各异。

“多谢诸位大人来参加咱家的婚宴,时辰不早了,咱家备下了一些薄礼,已经叫人马车上放好。”

言下之意,吃好喝好,该滚蛋了。

祁洛最尊贵的两人大婚,来的人都是做官做成了精的,惯会看人颜色。

听懂了许知衾的话,众人立即道别离去。

许知衾则是带着洛思裳回了房间。

地上身首异处的尸体已经被处理干净,一丝血腥气都没留下。

洛思裳才堪堪坐在床上,就听见许知衾带着轻笑的质问声传来:“长公主素日里与明柔公主关系甚好,今日怎会突然发难?”

闻言,洛思裳险些没坐稳从床上栽下来。

这言语间满满的试探,许知衾果然起疑了!

“方才她说的那些话,像是与我关系好么?”

《洛思裳许知衾》试读内容就到这里了,想看更多洛思裳许知衾章节,请持续关注乐子生活网!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