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宋听予孟时衍(诱婚:攻略豪门掌舵人)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(宋听予孟时衍)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2-22 16:37:40

普吉岛。

我是从孟时衍的床上醒来的。

昨晚男人如狼似虎,狠狠折腾了我整整一夜。

我从床上坐起来,枕边的男人已经消失了。

如果不是隐隐凹陷的枕头和房间里暧昧的荷尔蒙气味,还有浑身的酸痛,我真的会觉得自己在做梦,还是个春梦。

掀开被子起身,我俯身捡起地上的浴袍裹在了身上。

刚准备去洗手间看孟时衍是否还在里面时,在床头柜上一掠而过的眼神瞬时间停滞。

借着窗纱外透进来的阳光,我看清了床头柜上的东西。

是一沓钱,一万块。

是孟时衍留下的。

羞辱感和挫败感从脚底充斥而来,遍布全身每一滴血。

我以为自己精心设计步步为营的接近,一路从南城追到普吉岛,终于成功让他沦陷,昨晚他也的确表现得沦陷在我的身上。

然而第二天一大早,孟时衍用一万块清楚地告诉我,你只不过是个陪睡。

真是睡完就翻脸无情啊。

其实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,我也不会想招惹上这个男人。

孟时衍如今在南城的身份,可不是谁都能高攀的。

只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。

半月前,南城名门高家,用重利为交换,请求养父母将女儿嫁给高家独苗高峥。

那高峥是个什么人?

全南城的笑柄。

养父母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这种人渣,主意自然而然的打到了我的头上。

但我又岂会是乖乖任人摆布的?我不想自己死状凄惨的消息,有一天出现在新媒体平台的各大头条上。

所以,我只能找上他们宝贝女儿的男人了。

......

乘坐飞机回国,下飞机时已经是凌晨,我径直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。

宋家别墅坐落在溪山临墅小区的半山腰,出租车不允许进小区,我只能够拖着行李箱从山下一路走到半山腰。

后半夜的山上清冷得可怕,我走了二十分钟才走到。

原以为所有人都该睡了,只想回房间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,然而当我走到别墅门口,却看到一楼客厅灯火通明。

大抵是在等我吧。

只是,是不怀好意的等。

我推开门,果然看到宋京秋和黄淑薏夫妇端坐在沙发上,电视开着,正在播放一部老电影。

黄淑薏见我回来了,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,浅浅笑着招呼:“予予出差回来了?累不累?应该让宋叔去接你的。”

宋叔是宋家的司机,冠冕堂皇的话我听得久了,耳朵都起茧子了。

若是有心,又怎么会让我每一次,都一个人从山脚走到山上?

他们舍得,让他们的亲生女儿在漆黑的夜里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到家吗?

心底虽然这样想,但是我的面上却是温顺听话地笑了笑:“不累,好不容易进的晨曦传媒,努努力能转正就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黄淑薏轻点头,温柔地笑着问:“予予,叔叔阿姨这么晚等你回来,是想问你,考虑清楚了吗?”

叔叔阿姨?

呵,多么刺耳的称呼。

曾几何时,我一直叫他们“爸爸妈妈”的。

只可惜,我把他们当爸妈,他们却一心只想着怎么糟蹋作践我。

见我不吭声,黄淑薏别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,催促道:“予予啊,高家那边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高家老爷子病入膏肓,就盼着自己孙子能结婚呢。”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高峥都三婚了,他的前两任也给高家生了两男一女了,还指着我嫁过去延续香火吗?”我忍不住怼道。

黄淑薏微微拧了眉:“予予,你这是什么态度?叔叔阿姨养了你二十几年,现在在危难关头帮一把宋家,也不为过吧?况且,高家那位是二婚,怎么就三婚了呢?要真是三婚,阿姨怎么舍得你嫁过去?”

黄淑薏一副“我是为了你好”的话让我听得简直胃里反呕。

“是啊,二婚。只不过第二个女的给他生了个私生子在外边儿,前阵子还听说,这女的还闹出来做了亲子鉴定说孩子不是高峥的?高峥白给人家养了三年的儿子?阿姨,这样的男人我嫁给他,他不把我吃干抹净扔下火海,算我有天大的运气了吧?”我苦笑着说道,心底尽是窒闷。

宋京秋咳嗽了两声,“予予,说话戾气别这么重。我和你阿姨也只是想为你找一个得力的婆家。毕竟你的出身放在这里,嫁过去,吃喝不愁。”

哪怕心里早有准备,他们的无情仍让我觉得浑身冰凉,“是啊,我的出身放在这里。你们的亲生女儿出身好,所以可以联姻嫁给孟时衍,我却只能嫁给人渣。但是孟时衍又是什么好东西?你们真的放心把宋听雪嫁到孟家吗?”

“不许胡说!孟家是什么地位?孟时衍是什么身份?轮得到你在这里议论?”宋京秋的生意这两年一落千丈,靠着孟家帮了不少忙,早就动了将女儿联姻给孟家的念头。

我沉默了片刻,挑了挑眉:“可是,我昨晚和孟时衍睡了呢。”

黄淑薏听到这番话,愣了好一会儿。

“予予,你怎么就变成了这样?这种难堪的谎都撒?你不要名声了吗!”黄淑薏出身书香门第,是杭大汉语言文学系的教授,最看重的就是名声了。

但是她这个人也挺矛盾的,一边看重名声,一边为了利益不惜将我这个养女往火坑里推。

我微微抿唇,眼眶酸涩微红。

“妈妈,在我还叫你妈妈的时候,你说我很乖很听话很可爱。在你不准我叫你妈妈之后,你就说我变了,你说我粗俗不堪,身上有着我亲生父母的劣质基因。你说我笨,说我蠢,说我脏,说我就应该和我的亲生父母一样永远生活在大山里。你说你后悔收养我,因为劣质基因是流在血液里改变不了的。你说,我是在一瞬间变成这样的吗?”

小时候在孤儿院被他们领养时,我是真的很开心,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。

却没想到,那只是我迈向地狱的第一步。

在宋家这些年所遭受的,只要一想起来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发冷。

我扯了扯嘴角含笑说道:“我真的和孟时衍睡了,不管你们信不信,是真的。”

说完我转身上楼,刚走到扶梯的一半,便听到身后传来黄淑薏微微颤抖的声音。

“所以,你是为了报复我,报复我们宋家,才干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?你明知道小雪跟孟家在谈婚事,你就爬上孟时衍的床?”

我的脚步微滞,转过身:“是又如何?”

黄淑薏面色阴冷,如同十几年前一般恐怖:“我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!你以为凭你的身份孟家会要你?怕是连门槛都进不去。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。”

我没理会,径直上了楼。

我本来就没指望孟时衍会娶我。

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一条活路,这也算过分吗?

第2章

翌日是孟家老爷子的寿辰,寿宴就准备在孟家别墅的庭院里。

中式庭院前面车流拥堵,名流如云。

我本来是没有资格来孟家的,更何况经过昨晚那一出,黄淑薏更不会允许我跟孟家沾边。

但是宋听雪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,竟主动提出带我过来。

正合我的意。

“姐,你说我这一身好不好看?会不会太素了?”宋听雪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和白色羽绒服,但是即便是这么普通的打扮,也难以掩饰她令人艳羡的美貌。

宋听雪是第一眼的明媚大美女,从小生活在幸福的环境中,不食人间烟火。

宋听雪喜欢孟时衍,我一直是知道的。

我淡淡笑了笑:“不会,好看的。”

宋听雪笑了笑,挽着我的手臂走进孟家,一边穿梭在如画一般的雕栏玉砌中,一边含羞问道:“你说,孟时衍会同意我和他的婚事吗?”

“为什么不同意?你不是说他平时对你最好了吗?”我微微挑眉。

孟时衍对宋听雪的好是周围人人尽皆知的。凡事,他都会想到宋听雪,如兄长,如朋友。

“可是他也没表现出喜欢我啊,而且我不觉得他是一个会听从家里人安排婚事的人。”

“是吗?”我不咸不淡得回应,目光却在庭院里四处搜寻。

我在找孟时衍。

狗男人睡完就跑,我越想越不甘心。

宋听雪嘟了嘟嘴叹了一口气:“哎,怎么办,我就是想嫁给他!姐姐,你也是这样想的对吗?”

我听出她话中有话,刚要张口,宋听雪便松开我的手,像是一只脱缰野马一般跑向了不远处:“孟时衍!”

我心头猛烈一跳,目光顺着宋听雪跑去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男人一身正式的西装,纯黑色的西服将他整个人衬得气质阴冷,面部线条如同刀刻一般清晰。

远远望去,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感。

我不禁打起了退堂鼓,正要收回目光,视线却冷不丁和他冷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。

冷漠,疏离。

这是我从男人眼中读到的。

提了裤子就不认人,说的就是孟时衍这种人了。

很快他的目光就收了回去,伸手推了推宋听雪的脑袋:“没大没小。”

他对宋听雪露出了温柔的笑意,和刚才看我时那股冷漠完全不同。

我早已习惯,从小到大接受了太多的恶意,而宋听雪一直都是在温柔和爱意中长大的。

“阿衍哥哥,明天我闺蜜在暮色组局,喊我们都要带男朋友。你陪我一起吧?”宋听雪撒娇地说道,人都快贴在孟时衍的身上了。

我慢慢走近,站定在宋听雪的身旁,听到孟时衍说道:“小小年纪,少去酒吧。”

“哎呀你陪我去嘛,就一次好不好!”

宋听雪正准备胡搅蛮缠的时候,突然一只小手一把拽住了她的牛仔裤腿。

底下传来软软糯糯的声音,有点子“盛气凌人”的味道。

“你放开我爸爸!我不要你当我妈妈!”

我低头,就见一团小小的人儿,正叉着腰仰着头嘟着嘴。

南城众所周知,孟时衍有个四岁的儿子。

生母不详。

有传言说,孟时衍年少时犯错,让一个女明星纠缠上了秘密生下了一个儿子,据说那个女明星就是刚刚因为一部贺岁电影爆火的陈之禾。孟时衍也时常被拍到和陈之禾出入公共场所,但是两人都没有正面回应过。

眼前的小团子,就是那个孩子了。

宋听雪无奈地俯身去摸了摸小孩的脑袋,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笑道:“夏夏,别闹啦。我这么年轻漂亮的后妈不好吗?”

夏夏不屑地扬了扬嘴角,这副神态和孟时衍一模一样。

“哼,你还不如我们幼儿园的小杨老师呢。”

宋听雪闻言气得脸色都变了。

不过,孟时衍的面色看上去似乎比她更加难看。

孟时衍的气质本就有些偏阴鸷,此时脸色更是沉了下去,像是发生了让他极其不悦的事情。

他对夏夏拧眉,神色严肃:“孟锦逸,回房间去!”

命令的口吻显然让夏夏吓了一跳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钻才能寻求庇护,小孩子毕竟还小,往四周胡乱看了一眼,见身旁没有别人,竟然一把钻到了我的怀中。

“阿姨救救我!”

我惊了一下,两条腿被夏夏紧紧抱着,只能够微微俯身就着孩子。

我有些为难得抬头看向孟时衍:“孟公子。”

孟时衍上前,俯身用一只手一把将夏夏从地上捞了起来,口气愈发严厉,就像是在苛责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夏夏吓得蜷缩在孟时衍的怀中,眼神无辜地向我求救,“阿姨抱抱!我不要爸爸!”

明明这事和我无关,更容易得罪了孟时衍,可我还是鬼使神差一般对孟时衍说道:“他好像吓坏了,要我抱一下吗?”

然而下一秒,孟时衍的脸色愈发阴沉,一双漆黑的眸子沉沉,口气不善:“离他远点。”

这警告的口吻,让我觉得莫名其妙。

他莫不是把我当人贩子了?

我愣了几秒,无奈得扯了扯嘴角:“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孟时衍却没理会我,而是转头看向一旁有些被吓到了的宋听雪:“是你带她来的?”

宋听雪连忙解释:“我姐想跟我一起来参加孟爷爷的寿宴,所以我......”

“所以你就不经过主家允许,随便带一个陌生人来孟家?”孟时衍口气冷得仿佛冬日寒冰。

他此刻的冷漠无情,实在无法让人将他和那晚的人联系在一起。

一个阴鸷得令人恐惧,一个热烈得如同烈火。

我心里愈发的不爽起来,冷不丁开口:“孟公子,你对我好像有什么成见?看来在普吉岛的时候,我们相处得不够愉快啊。”

“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?”我追了一句。

《诱婚:攻略豪门掌舵人》试读内容就到这里了,想看更多诱婚:攻略豪门掌舵人章节,请持续关注乐子生活网!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