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佚名的小说_沈禾陆江庭沈禾陆江庭小说阅读全文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3-28 09:25:47

1983年12月,军区部队。

“营长,嫂子没回家,还在办公室,说你不来她不走!”

狭小的办公室外传来警备员尊敬的声音,一轻一重的步伐在缓缓靠近。

沈禾颤抖着手将日记本合上,却怎么也合不住。

“咔嚓”一声。

门在背后推开,沈禾手摁在好不容易关上的箱子上,心跳格外的快。

“阿禾,不舒服吗?”

清澈的男声在靠近,脚步也愈发有力量。

沈禾咬着牙强行平复了情绪,才堪堪转过身,笑着说:“没事,可能是没睡好。”

眼前刚满三十三岁的陆江庭,军绿色的衣服在身,眉眼俊傲,修长的身躯站的笔直,一丝不苟的面容下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气息。

沈禾的心里泛起涟漪……

直到真正看见陆江庭时,她才接受自己真的重生了,重生到嫁给他的第三年。

望着男人平静如水的面孔,沈禾心里混乱一片。

上辈子,嫁给陆江庭时,他30岁,自己20岁。

母亲说他是军人,当兵耽误了婚姻,虽然年纪大点但会疼人,更何况还是个营长,未来前途一片大好。

婚后陆江庭确实如母亲说的那样,对她很好。

她们一直相敬如宾,恩爱几十年。

还生了一个优秀的儿子,众人都说她嫁了一个好归宿。

所以当重生回来时,她也做好了再来一世幸福的准备。

直到今天他送资料,意外发现这个樟木箱,看到了自己上辈子没见过的日记本。

里面写满了他和相爱的人过去,里面还夹着她早已死去的表姐照片……见她沉默,男人一贯妥协:“生气了?”

沈禾回过神,摇了摇头。

她生气什么呢?

表姐已经死了,可是怅惘如鲠在喉。

“下次不会再让你等这么久。”陆江庭摩挲了下她的双肩,语气更是柔和,“你这么着急,肯定是有事,你说我听。”

……

回家的车上,沈禾面无表情地看着车窗外。

再等几天就是过年,街边热闹非凡。

行人提着猪肉和年货行色匆匆,脸上挂着即将要团聚的喜悦。

来时她也是这般兴高采烈的,可现下却怎么都提不起情绪,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的日记,想到表姐。

陆江庭见状,开口安慰:“你别急,苏鹤云两口子不会离的,他们就是嘴上吵,说不定等我们赶过去,他们已经和好了。”

是的,她就是为好闺蜜姜嘉瑞吵架的事着急去找他的。

苏鹤云是陆江庭的战友,姜嘉瑞是自己的好闺蜜。

他们二人也是在自己的撮合下认识结的婚,到现在也结婚两年了。

两口子也恩爱,可就在一个月前姜嘉瑞意外收到苏鹤云初恋女友来信。

上面写着初恋女友嫁人后被婆家人虐待,后悔当初没有反抗家里人,应该等苏鹤云从部队回来。

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点,最重要的是姜嘉瑞追问苏鹤云的时候,苏鹤云全然不觉自己跟那女人通信有错。

他还对姜嘉瑞讽言讽语:“我只是跟她通了个信,连面都没见,你有必要上纲上线吗?”

当时姜嘉瑞哭着跟自己说的时候,不觉严重。

可此时此刻,当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,沈禾才感同身受地明白。

姜嘉瑞受不了的不是苏鹤云回的那封信,而是苏鹤云心里还有那个人。

沈禾眸子晦暗不明,望向认真开车的男人,声音不轻不淡在车里响起:“江庭,如果你的初恋女友也受到伤害找你求助,你会理会吗?”

陆江庭淡定地看着前方,不作思考脱口道:“我不会。”

沈禾心下一喜,握紧的指尖也随之松开。

下一秒,却又听陆江庭坚定开口:“因为我会娶她,不给旁人任何伤害她的机会。”

冷空气顺着车窗缝隙钻进沈禾的脖子里,她错愕地看着男人,下意识问:“那你当初为什么没和我表姐结婚?”

脱口而出的话被陆江庭按喇叭的动作和急刹声掩盖。

车子猛地往前倾,惯性让沈禾的额头重重地磕在了副驾驶台上。

抬起头瞬间,就见陆江庭已急匆匆下车,抱起了路边的孩子。

沈禾快速跟着下去,就听见陆江庭温柔地关切响起:“你们来这里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,我好去接你们。”

提前通知他?是熟人吗?

沈禾愕然望去,快步走近才发现是多年没见的姨妈吴水红一家。

而他手里抱着的孩子,正是表姐的儿子。

“姨妈。”沈禾缓缓叫了声。

陆江庭侧头才瞧见沈禾撞红的头,伸出手想去揉:“阿禾,你没事吧?”

急切的姨妈却一把拉过陆江庭:“江庭,我们不知道人民医院在哪里,你快带我们去吧,孩子烧了两天!”

陆江庭迅速缩回手:“阿禾,你先去鹤云家,我送完他们去医院再来接你。”

沈禾站在路边看着飞速开车离开的男人,心里怅然至极。

陆江庭一直和表姐家有联系,她却是今天第一次知道。

来到姜嘉瑞家,家里一片狼藉,锅碗瓢盆全被砸完。

姜嘉瑞坐在床上哭红了眼睛,苏鹤云却不见人影。

“阿禾,这次我是真的要离婚了。”姜嘉瑞见到沈禾,坚决开口。

沈禾小心翼翼地捡起地上碎了的结婚照,声音微颤:“可你不是很喜欢他吗?”

姜嘉瑞吸着通红的鼻子,鼻音重得很:“喜欢是一回事,可他心里有别人,我膈应。”

沈禾抖着婚纱照上碎玻璃的手一颤,倏地被割了一下,指尖冒出血来。

耳畔的姜嘉瑞哭声又响起:“阿禾,我真的好羡慕你,陆营长心里只有你,对你这么好,结婚三年了还是这么恩爱。”

沈禾捏住血口,忍不住内心回答:可是他心里好像也一直有别人。

姜嘉瑞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住,昔日泛着光的眸子只剩绝望:“阿禾,我后悔当初嫁给他卖了厂里的工作,现在要离婚,人财两空,我以后可怎么办啊?”

沈禾放婚纱照动作一怔,若是自己和陆江庭也是如此,她还是从村来的,能在城市立足吗?

可嘴上却劝着姜嘉瑞:“苏鹤云不是那样的人,他不会同意离婚的。”

心也跟着说:那都是过去了,自己不能胡思乱想。

沈禾又劝了姜嘉瑞好一会儿,见夜色已晚,那孩子的烧也不知退了没有,陆江庭怕是在医院忙,所以才没来接她。

于是一个人踩着冰凉的夜色回到了军区大院。

快到家门口时,沈禾瞧见家里亮着灯,时不时有笑声传来。

陆江庭回来了?

沈禾揣着凌乱的心疾步走近,轻轻推开门,陆江庭抱着表姐的孩子逗弄,那孩子活泼得不像烧了两天不退该有的样子。

陆江庭听到门响,抱着孩子起了身:“阿禾,你回来了。”

沈禾刚要答,却被陆江庭怀里的孩子出声打断:“爸爸,她是你给我找的后妈吗?”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