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赘婿青云路精选小说小说_安江高玉兰都市小说小说免费阅读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4-22 17:20:15

豪华的别墅里,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

今日是高玉兰的四十岁生日宴。

“妈,这是咱们倾城美容院的钻石金卡,您啥时候想做美容了,就去这家店刷卡,随便用,花多少钱都没事,有人管。”

“妈,知道您信佛,这块翡翠玉佛是我买的老坑玻璃种,又请玉泉寺的大和尚开过光,佛祖一定会保佑您身体健康,笑口常开,寿比南山,做咱们家的老佛爷。”

女儿、女婿们纷纷奉上寿礼,献上甜言蜜语的吉利话。

“玉兰姐这辈子真是太幸福太风光了,女儿们一个赛一个的漂亮,女婿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有本事!大女儿晓月嫁给了天元县的办公室主任林鹏飞,虽说比晓月大了些,而且是二婚,但男人嘛,有能力才算真本事……”

“二女儿晓星也出息,嫁给咱们天元县城投公司的副总肖鸣,挣钱跟拿麻袋装一样,这别墅就是他给玉兰姐买的!”

“是呀,虽说玉兰姐今年四十了,可你看看,她哪像是四十的人,看起来跟三十出头一样,那皮肤,嫩得都能掐出水来了,那身材,说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都有人信……”

亲戚们也是恭维声声,一个个眼里满是艳羡。

高玉兰听着这一声声吉利话和恭维话,眼角眉梢挂着掩饰不住的得意笑容。

这个绰约多姿的俏寡妇,感觉自己这辈子当真是活得风光潇洒。

虽说当初生晓月、晓星和盼儿这三胞胎的时候,差点儿没要了她的老命,而那个原本仕途平稳的死鬼老公,大前年在县委书记赴任市长的路上遭遇车祸,车毁人亡,让她成为市长夫人的美梦成了泡影,家道也跟着中落,可哪怕如此,现在掰着手指头算算,老秦家这些妯娌们再加上高家的姐妹们,哪个的日子能跟她比?

最起码,她就算不能再当市长夫人,可也有成为县长丈母娘的可能,这些女人们,哪个有这本事?

“就是老三盼儿家的女婿安江,太不成器,倒插门就算了,为人也不行,说起来好歹也是华工大的硕士高材生,当年选调生考试笔试、面试都是全省第一名,结果被分配到王集镇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个办公室主任!乡镇的办公室主任,就是个小吏,跑腿打杂的,得亏他还干得津津有味,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,这辈子算是彻底废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大哥当年怎么瞎了眼,非得招这么个废物点心当上门女婿,其实说起来,盼儿才是她们仨姐妹里最漂亮的,当初多少人追求她啊,现在算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”

“唉,那个废物怎么没来?”

但就在高玉兰心里正舒坦时,沿着周围忽然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。

高玉兰听着这一言一句,立刻哼了一声,拍了拍桌子,朝秦盼儿身边的空位扫了眼,不高兴的说:“安江搞什么啊?老娘的四十岁生日,他居然还敢迟到!就这还说是招给老娘养老的上门女婿,我看就是条喂不熟的白眼狼。”

“妈,别生气,安江负责工会工作,这不是马上快端午节,估计是忙着给工作人员发过节福利呢,基层同志不容易,咱们要多体谅他……”大女婿林鹏飞呵呵一笑,打着官腔装起了老好人。

秦晓月撇了撇嘴,不屑道:“忙个屁,一个镇政府办公室主任,能管几个人,平时就是喝喝茶看看报,跟退休老干部一样,我看他就是诚心来晚的!也不知道爸当年怎么想的,非要让盼儿嫁给她!这些年,他除了给家里丢人,还给家里过什么!”

“盼儿,要不你劝劝安江,让他辞职算了,来我的项目上,别的不敢说,起码一个月赚个万把块钱跟玩一样的,也省得他在那每个月清汤寡水,千把块钱工资,顾你们俩的吃喝都难。”二女婿肖鸣拨弄着手腕上的大金表,一幅财大气粗的样子。

秦晓星掐了肖鸣的胳膊一把,皮笑肉不笑的嘲讽道:“就你能!人家可是华工大的高材生,清高得很,能瞧得上你那俩臭钱?”

秦盼儿听着这一声一句,脸色渐渐也阴冷下来,紧紧掐着手机的手,森白骨节凸起,眼底满是怨气。

“什么都别说了,今天他要是再不来,盼儿你就跟他离婚!他不把咱们家里人当回事,咱们也别把他这个废物当回事!”高玉兰听着这你一言我一句的拱火声,瞪了秦盼儿一眼,怒气冲冲道。

就在这时,别墅大门推开,一名穿着简单白衬衫黑西裤,一表人才的年轻人,满头大汗的快步走了进来。

“妈,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,这不是快端午节了,组织上让我去探望下镇里退休的老领导们,关心下大家的生活,所以耽误了时间。”安江陪着笑,在秦盼儿身边坐下后,向高玉兰歉意道。

秦盼儿纤腰一扭,给了安江个后脑勺。

“对,对,对,别人坐县委办公室的大主任不忙,城投公司的老总不忙,就你这个乡镇办公室里跑腿打杂的废物最忙!让你去关心他们,你是他们儿子,还是他们女婿?你鼻子下面长张嘴就只会出气,不会跟他们说你今天有事吗?”高玉兰翻了个白眼,冷冷呵斥道。

顿时,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倒插门女婿就是这样,爹不疼,娘不爱,横挑鼻子竖挑眼,大声呼出口气都是错的。

安江神态如常,早已习惯了这画面,如闷葫芦般只笑不说话。

“妈,基层人员事情多,咱们做家属的要多体谅他们。”林鹏飞又装模作样的打起了圆场,看着安江一脸笑意道:“安江,还不赶紧把你给妈准备的礼物拿出来,让她老人家消消气。”

“妈,您什么都不缺,我也怕买的礼物不合您的心意,就给您准备了个红包。”安江起身,从口袋摸出个红包,双手递到了高玉兰面前。

高玉兰看到红包,眼底的怒容才稍稍消减了些许。

林鹏飞瞥了眼红包的厚度,嗤笑道:“老弟啊,你这红包,有点薄啊!”

“我赌一万块钱,这红包应该是包了五百块!”肖鸣按照收红包的经验,随便一估摸,眯着眼笑吟吟道:“不过这种大日子,我觉得安江你不会这么小气,这里面装的应该是美钞吧?”

安江哪里能不知道,林鹏飞和肖鸣是在故意唱双簧挤兑他,但脸色依旧如常,

高玉兰听到林鹏飞和肖鸣这话,脸色瞬间变得阴沉难看起来,伸手扯开红包皮,里面赫然是五张小红鱼。

“安江,你这有点太小气了,妈的寿宴,你就给五百红包,这传出去不是招人笑话吗?”

“你是来搞笑的吗?看看我们给妈送的是什么,钻石金卡,玉佛吊坠,从哪个上面抠点儿渣渣下来都比你的贵八百倍!”

林鹏飞和肖鸣摇头晃脑,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看着安江。

高玉兰听着这一言一句,气不打一处来,抓着钱甩手便摔在了安江的脸上,冷冷道:“废物东西,来得晚就算了,拿这么点儿钱就想糊弄老娘,你把老娘当成路边要饭的了吗?”

周围的亲戚们看着这一幕,撇嘴的撇嘴,冷笑的冷笑,脸上满是嘲弄。

“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滚出去!”

秦盼儿指着门外,向安江大声道。

她感觉自己脸都要被安江丢光了,难堪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安江握紧了拳头,可看着秦盼儿眼角的泪花,又缓缓松开。

无论如何,她所受的委屈,不都是因为自己带来的吗?

五百块钱和其他的礼物比起来,的确是不值一提。

“我已经在王集镇任职两年的服务期马上就要满了,按照选调生规则,现在正处在组织考察期。天元县有规定,干部和公职人员无论关系亲疏,随礼最多就是五百块。”安江沉默一下后,望着秦盼儿,望着高玉兰,诚恳道。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林鹏飞瞬间面色大变,指着安江冷冷道:“难道你还打算去纪委举报我们俩违背规定不成?!”

“安江,你可真是长进了,自己不好好准备寿礼,现在开始指责我和林主任了是吧?还组织考察?如果不是你当初得罪了组织部的领导,以你选调生考试笔试、面试双第一的成绩,会被发配到王集镇当个破乡镇办公室主任?还梦想着组织考察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就你这个破乡镇办公室主任,这辈子能有出头之日吗?少自欺欺人了!”肖鸣也是脸色阴沉,冷冰冰道。

秦晓月和秦晓星指着安江,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道:“安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吃我们家的,喝我们家的,现在居然想大义灭亲是不是?去,你现在就去举报,看你能举报的了谁!”

“姓安的,你这个废物赘婿最好给我老实点,敢乱来,我打断你两条腿!”高玉兰也慌了,抬手抓住了安江的耳朵,一边用力扭动,一边咬牙切齿的恨恨道:“安江,你这辈子完了,没指望了,可你休想让这个家变得跟你这个废物东西一样没指望!”

“安江!”秦盼儿也是拔高了音调,羞愤难当的瞪着安江。

正当屋子里闹成一团糟的时候,一名秦家的亲戚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。

“嫂子,有人来了。”那人一看到高玉兰就慌忙说道。

高玉兰闻声,立刻指着安江的鼻子,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安静后,脸上带着笑容,道:“什么人啊?”

高玉兰的寿辰,虽然没有请外人,可架不住两个女婿出息,每年都会有人来送礼讨她的欢心。

“我是在路上听到的,好像说是什么组织部的……”那人慌忙道。

组织部?!

一语落下,无论是林鹏飞、肖鸣,还是秦晓星和秦晓月,包括高玉兰在内,脸上尽数露出欣喜之色。

俗话说得好,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人!

这个娘家,不止能管你,更能提拔你!

尤其是组织部来家访,更有干部考察的涵义在。

难不成,是林鹏飞和肖鸣要高升了?

在场所有人,哪怕是秦盼儿,也没看安江一眼。

全省选调生第一名干个乡镇办公室主任,这辈子副科到顶的家伙,还想升迁,做梦去吧!

“快,出门接接!”

“今天真是双喜临门!”

高玉兰愣了愣后,慌忙将玉佛和金卡塞进口袋,欢天喜地激动道。

不等她话说完,林鹏飞和肖鸣已是抢先一步跑出去,打开了大门,呼吸加速,心跳加快。

组织部家访!

这可是大事。

“管好你这张嘴,不该说的别乱说!”

高玉兰也是急忙向门口走去,刚走了两步,又转过身,指着安江恶狠狠的威胁了两句。

安江沉默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。

很快,三名中年人簇拥着一名女孩儿出现在了院子里。

林鹏飞一看到站在女孩儿旁边的中年人,眼睛立刻一亮。

徐天,天元县县委组织部部长,县委常委,掌握着干部升迁贬谪的生杀大权。

至于那个女孩儿,也就不到三十岁的年纪,瓜子脸,柳叶眉,微卷的头发,顾盼生姿。

虽然是简单的白衬衫,黑色西裙,剪裁得体,身段玲珑,整个人看起来得体又性感,洋溢着青春的美好气息。

这谁啊?

林鹏飞和肖鸣相视一眼,满脸的迷惘。

这女孩儿,很陌生,也很年轻,可从徐天也靠边站的站位来看,来的人里,明显是以她为主导地位的。

但安江看到女孩儿,神色却不由得一怔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怎么是她?

关婷!

安江的大学学姐,同时也是安江的追求者,也是安江最愧疚的人。

求学时代,安江满心都扑在了学习和备考上,无暇他顾,但哪怕如此,他也能感受到关婷的似水柔情。

毕业时,关婷见了他一次,想跟他吃一顿散伙饭,被他拒绝后,便断了音讯,后来听说似乎是去了省里哪个部门任职。

不曾想,竟在这里重逢。

而在感慨之余,安江的心跳也因关婷的出现而跃动起来。

不止是故人重逢,更因为天生敏感的政治嗅觉,令他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关婷是省委组织部的人,而作为选调生的他,组织关系也在省委组织部。

关婷身上,也许带着调令!

两年蛰伏,谨小慎微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?

“徐部长,哪阵风把您吹来了?”

而在这时,林鹏飞已是快步向前,点头哈腰。

肖鸣也是跟随在侧,满脸讨好的笑容。

“林主任……”徐天笑着拍了拍林鹏飞的肩膀,道:“怎么,不欢迎我过来啊?”

“欢迎,热烈欢迎,您能莅临指导,是我们家的荣幸,蓬荜生辉。”林鹏飞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,信誓旦旦一句后,看了看年轻女孩儿,道:“这位是?”

“这位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副处长,关婷。”徐天微笑道。

省组织部干部二处!

林鹏飞听到这话,激动的小腿肚子都忍不住有些颤抖了,慌忙向关婷伸出手,讨好道:“关处,您好,辛苦了……”

干部二处的工作职能里可是包括了县党委一把手的备案审查工作。

难不成,他要更进一步,副处变正处,迈过人生最大的一道坎了?

高玉兰看着俩人交谈的样子,也是挺起了胸脯,得意的看了眼周围的亲戚们。

秦晓月也是高高仰起头,满脸掩饰不住的狂喜得意。

难不成,她以后要成县长太太或者县委书记太太了?

一旁的肖鸣和秦晓星看着林鹏飞和秦晓月,眼底满是浓浓的羡慕。

“徐部长,咱们准备开始吧?”

关婷没理会林鹏飞伸出的手,转头望着徐天,微笑道。

“好的。”徐天笑呵呵的点了点头。

林鹏飞讪讪的把手缩了回去,满脸堆笑道:“请组织放心,我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次不是为你来的……”但就在这时,关婷冷冰冰撂下一句,继而目光垂落在安江身上,道:“我这次是为了安江同志来的,因为他的组织关系在省委组织部,所以部里才派我下来开展工作。”

轰!

林鹏飞闻声,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比哭还难看,脑袋里更如掀起了万丈波澜,嗡隆作响。

安江!

怎么会是安江?!

何止是林鹏飞,不管是肖鸣、秦晓月和秦晓星也好,还是高玉兰和秦盼儿也罢,乃至于秦家和高家的那些亲戚们,一个个都瞠目结舌,怔怔向安江看去。

谁能想到,省组织部派来的人,竟然会是来见安江的!

这家伙,不是得罪了大人物,仕途彻底完了吗?

难道,死灰也能复燃?

“林主任,介绍一下吧。”

而在这时,徐天看着林鹏飞,笑呵呵道。

“好的,好的。”林鹏飞这才回过神来,生怕在徐天面前留下坏形象,急忙强挤出笑容,就要介绍安江。

“不必了……”但不等林鹏飞开口,关婷就摆了摆手,莲步蹁跹的走到安江面前,有些心疼的看了安江脸上的血痕一眼,然后清了清嗓子,缓缓道:

“安江同志,经过省委组织部考察,你在王集镇工作期间,团结同事,爱岗敬业,年度考核均为优秀,现你两年基层服务期满,经研究决定,从下周起,你接任西江高新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,职级正科!请于明天下午18点前处理好王集镇工作交集,前往西江高新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杨芸报到!”

西江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!

正科级!

关婷一语落下,场内瞬间静默一片,一道道目光怔怔看着安江。

二十六岁的正科!

而且还是西江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个天元县的金饽饽!

所有人都已觉得,一条一马平川的金光大道,已然是在安江的身前铺开。

何止是这些人,安江同样心跳加速。

王集镇镇政府办公室主任,副科级,这是吏!

西江高新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,正科级,虽然还是吏,但已算官吏!

吏办事,官吏管事!

这一次的进步,是乡镇里多少人一辈子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机会。

甚至,这都堪称是蜕变,宛若凤凰涅槃重生!

想想这两年所受的憋屈,安江有种阴霾一扫而光的痛快!

灵魂深处,更有无限的渴望在燃烧。

再进一步,更进一步。

父母的仇,自身的抱负,终能实现!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