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都市分手后,他悔不当初章节目录阅读(程辞季尧方文欣)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4-29 09:03:39

视频里,程辞的笑容比星光还要耀眼,他看向方文欣的眼神充满了深情,这是我从未在他脸上见过的温柔。我忍不住心酸,一桌精心准备的美食在眼前显得索然无味。他借口临时应酬,直到傍晚才回电,真相却是陪她放烟花。

我挂断电话,嘴角却扯出一丝苦笑,拿起蛋糕默默品尝。甜蜜的蛋糕似乎过于腻人,我意识到这一切的安排都有了答案。电话那端,程辞的声音一贯冷淡,问:“怎么了?”我能清晰地听见背景的烟花声,就像他此刻的敷衍。

——

在网络的热烈祝福中,一段视频火速发酵,人们都称赞他们是天生一对。然而,我坐在餐桌旁,听着电话里传来烟花的欢腾,心里却满是失落。程辞说好早点回来陪我过生日,却在临近傍晚时才提及有个应酬,而那个应酬就是陪方文欣放烟火。

他的笑容,我从未在自己身上得到,看着屏幕,那笑容像一把利剑直刺心扉。我拿起手机,静静地拨通了他的号码,他接电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,我却能清晰听见他身后的烟花声,如同他的敷衍。

我沉默了两秒钟,缓缓说道:“你在哪儿?”他的声音依然平静,仿佛并未因谎言而心虚,就像电话那头的氛围突然变得冷淡,没了往日的喧嚣。

我瞥了一眼平板上的视频,觉得这话题更加索然无味,于是说,“分手吧。”他似乎有些惊讶,回道,“你又在闹什么?”我轻笑一声,“看看那些网红,你就懂了。”说完,我果断挂断了电话,分手的决心已定,就不该再在他家逗留。

我开始收拾桌面,将未动过的饭菜装进打包盒,然后整理行李,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。回到那熟悉的住所,我简洁地整理,然后洗漱完毕,就直接躺下休息了。

第二天醒来,手机上只有一两条信息,他的询问和挽留显得有些无力。“你消气了吗?别这样。”看来他昨晚确实回去了,知道了我的决定。

这房子,曾经是我和程辞的家,现在却成了我们间的隔阂。尽管物理距离近了,心却似乎被太平洋隔开。就这样,我带着积攒的疲惫和决绝,开始新的生活。

我没有回复他的消息,任由自己忙于自己的事务,这样的情况并非首次发生。

方文欣以前总是在遇到事情时找他,甚至在夜深被雷声惊醒时,也会叫他来陪。我曾试图过抗议,争吵,甚至质问他,但他总是以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回应:“心脏敏感的人,想得多些都不干净。”每次他背着我去找方文欣后,都会事后送我玫瑰花来弥补,我总是选择原谅,继续深陷这段感情。

然而,这次不同,我感到疲惫了。

傍晚时分,当我走出公司,看到他穿着整洁,清雅如模特,引得旁人注目。通常,我会毫不犹豫地走到他身边,但今天,我只是装作没看见,径直走向车站。

程辞追了上来,却不提那件事,平静地说:“季尧今天生日,我们一起去吃饭。”我停下脚步,点了点头,“也好。”

上车后,车内陷入沉默,只有风从窗外吹过,带来一阵茉莉花的香气,那是方文欣的味道。尽管说不上讨厌,我突然好奇,“你对方文欣身上的茉莉花香味满意吗?”

程辞的黑眸微转,“还行。”

你最近好吗?怎么总能闻到这种气息。"我保持着沉默。

到了约定的酒店,他们已经在里面等着我们了。看到我和程辞一起出现,方文欣显然有些意外。

程辞哥,悠悠姐,你们来了,我们等你好久了。"她微笑着说,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。

我笑了笑,转向季尧,"抱歉,来的匆忙,没带礼物。"

季尧是程辞和方文欣从小的朋友,每次聚会程辞都会带着我,所以他们熟络得很。季尧接口道:"你送的东西我们心领了,不必道歉。"

程辞拉着我走到桌前,我注意到他们刻意选择了对面的位置,或许是有意的,但我不再理会,径直坐到了对面。

程辞的脸色微妙地变了变,但没说什么,我坐在了方文欣空出来的位子上,他看着我,眼神中闪动着复杂的情绪。

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,他们从一开始就对我保持疏离,我对他们的礼物并未起到任何作用。我意识到,他们心底并不愿意接纳我,我默默地吃着菜,不发一言。

程辞依然轻松地聊着天,手指轻巧地剥着虾,平时他是从来不会吃海鲜的,除非有人帮他处理好,否则他很少品尝。

原本他嫌自己动手麻烦,但现在他却主动为方文欣剥虾,甚至擦拭双手,这种待遇让我内心五味杂陈。我试图告诉自己要放下,但看到这一幕,心里还是难以释怀。季尧注意到了他的举动,开玩笑似的提醒程辞别偏心,但程辞似乎意识到了问题,看向空空的虾盘,提出了再上一盘的要求。

我保持着平静,冷静地回应说我不吃虾,也不喜欢鱼和红烧肉。他的眼神中闪过意外,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如此直接。我迎着他的目光,从容地擦了擦嘴,补充道:“我说的,你都不喜欢。”

方文欣担忧地看着我,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生气,甚至要我拿走那碗虾,以平息我的怒气。她的样子,反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故意挑剔的人。

我能生什么气呢?我只是说我不喜欢那些食物,所以笑着说有工作要处理,便起身离开,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别这样,你是不是还在为辞哥放烟花的事生气呢?"季尧故意逗我,眼神挑衅。

听到这件事,方文欣连忙解释道:"悠悠姐,我当时心情不好,辞哥只是想用那个方式逗我开心,他真的没做错。辞哥,你道歉吧,悠悠姐。”她的话语中带着歉意。

程辞闻言眉头微蹙,说:"我只是放了烟花,为什么要道歉?"

他的冷漠让气氛凝固,我心中却暗自讽刺,他显然不了解自己的过失,以为道歉就能解决一切。

就像以前一样,他从不自省,只懂得轻描淡写地敷衍。我笑了笑,说:"嗯,你是没错,烟花的确漂亮,下次再放吧。"

然后,我独自转身离开,没有回头,关上门的瞬间,我听到方文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"辞哥,你去道歉啊,悠悠姐真的生气了。"

他却淡淡回应:"不用,过几天就会好的。"这话语像一把锐利的剑,直刺我心。

我回想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好,让他如此确信自己无错。我缓缓走向寂静的街头,秋夜的微风带着几分凉意。

在熙攘的街道上,我漫不经心地漫步,心中思量着接下来的路。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