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全章节姜小渔谢君衡小说精品阅读锦鲤附体:穿越女她好运爆棚by落玉听风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5-28 17:25:15

乌云如墨,滚滚而来,海风呼啸,如泣如诉,狂风骤雨如万马奔腾,笼罩着整个大地。

“姜小渔,丧门星!”一道尖锐的叫骂声音,犹如一把利剑,刺破夜空。

“带着两个小丧门星,立刻给我滚出去!”

柳氏一边骂,一边揪住眼前女人的头发,用力把她推出大门。

女子身形消瘦,脸色惨白,没有一丝力气跌倒在大水坑里,全身被淋湿,看着可怜又滑稽。

前不久夫君谢家三郎,出海打渔没想到遇到风浪,船翻了,人被大海卷走,已经找了三个多月都没有找到。

大家都清楚在海上出事,绝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“从今天起,你们被分出去了,带着这两个小野种滚出我们谢家!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两个孩子一起被赶了出来,一个男孩五六岁,一个女孩两三岁,身形瘦小,面黄肌瘦,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,又瘦又弱,被推入雨中,都吓傻了。

姜小渔跪在地上哭道:“娘,求求你不要赶我走,孩子还小,夫君又不在了,大半夜你让我们去哪里啊!”

两个孩子跟着一起跪着哭。

“哭哭哭就知道哭,你怎么不去死啊!”

柳氏在屋里喋喋不休,被惹怒的母狮般,铁了心要将他们母子三人赶出去:“丧门星,再跑到我家门口哭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看他们跪在门口不走,柳氏眼神闪过一丝恶毒。

哪知道姜小渔真的就想不开一头撞死在谢家门口。

“啊……丧门星,要死给我滚远点!”

柳氏尖叫的骂声响彻天际,雨水都冲不散鲜红的血水。

痛!

怎么回事?她这是在哪里?

姜小渔被刺耳声吵得头疼,睁开眼睛,看着陌生的环境一脸错愕,她不是在去医院研究所的路上吗?

“娘……”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怀里就多了两个小奶包子,泪流满面,伤心欲绝像是死了娘。

“好啊!姜小渔,你居然敢装死?看我不打死你!”柳氏拿着木火冲过来就往她身上招呼。

姜小渔慌忙护住孩子,身上一阵刺痛伴随着陌生的记忆,原来她是穿书了。

看着怀里的两个包子,顿时觉得悲催。

她成了小说中《首辅天骄》里心灵扭曲的恶毒亲娘?

两个小包子长大以后是黑化的大反派,因为童年被亲娘各种虐打,折磨,心灵扭曲,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

这本书她只看了评论区,读者对这对反派兄妹十分同情,一直骂亲妈姜小渔如何恶毒,而她也叫姜小渔,就好奇看了眼,没有想到就……穿了进来。

“丧门星,如果不是你,我儿子也不会出事,克死了我儿子,还想赖在我家不走!”柳氏扬起木棍打她,“我家四郎可是要做大官的,你敢克他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。”

姜小渔痛得冒出冷汗,猛地冲她一挥拳头,“疯婆子,敢打老娘,去你的!”

“啊!”柳氏被猛地推了一下,往后退了一步,跌倒在地上。

没有想到姜小渔居然敢反抗?

“你敢打我?”

简直反了天。

姜小渔揉了揉胳膊,捡起木棍就往老婆子身上招呼,“你说谁是丧门星?再说一句试试!”

“大郎,二郎……救命啊!姜氏杀人了。”

屋里的谢家两个儿子和儿媳妇听到柳氏的惨叫声,这才跑出来,看到姜小渔拿着木棍使劲打柳氏都傻眼了。

“三弟妹,你干什么?”大郎媳妇徐氏和二郎媳妇梁氏忙过来救下柳氏,“你怎么能打娘啊!这可是大不孝。”

姜小渔扔了木棍,看着这一大家子冷笑,“说我不孝?也不看看你们谢家做的缺德事,谢君衡刚死,你们就把他妻儿,赶出家门。”

“这般丧尽天良,就不怕他化成厉鬼回来找你们啊!”

谢家人脸色微变,胆小的梁氏躲在夫君身后,左看右看,这雨下了七八天还没有停,阴沉沉的怪可怕。

“哼,老三不是我谢家的亲儿子,我们养他一场已经是仁至义尽。现在他死了,我们没有可能再继续替他养婆娘和孩子!”柳氏心里也害怕,但想到人都死了,不可能再回来找他们。

不是亲生的?

这真叫人猝不及防!

“是啊!三弟妹,你们一家三口不干活,每天张嘴就要吃的,这年头出海都不容易,我们自己都养不活。实在养不活你们了。”

“要怪就怪你命不好,克死了自己的夫君,不能怪我们的!”

以前是有谢君衡出海挣钱回来,现在没有人挣钱了,就不可能让他们在家里白吃白住。

姜小渔道:“谢君衡平时出海挣的钱都给了柳氏,就算不是亲生的,这么多年他往家里拿钱,帮谢家起了新房子。就是连你两个儿子娶媳妇的彩礼都是谢君衡挣的钱。”

谢大郎和谢二郎垂头不说话当做不知道。

“建房子的钱谢君衡出了最多,再怎么样你们也没有资格赶我们走。”

“你想要房子?天杀的丧门星,房子是我们谢家,跟你这个丧门星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柳氏顿时火冒三丈,说着她直接一个地坐炮,两腿一蹬,扯着嗓门哭起来,“我真的好命苦,养大一个儿子不容易,丧门星克死了我儿子,还要把我这个婆婆逼死啊……”

雨停了,周围的老百姓都跑出来看热闹。

见柳氏哭,不少人都说姜小渔不孝顺。

“我不活了……”

柳氏正得意的时候哪知道,姜小渔霎时也坐在地上哭了起来,“我夫君刚死,婆母就要分家,说是分家却连个住的地方都不给我们。”

“我不活了,夫君,我对不起你,没办法照顾好孩子,这就去海里找你。”

哭声那叫一个肝肠寸断!

直接就把柳氏给比了下去。

好似柳氏就是恶毒婆婆要逼死儿媳妇。

“奶,你别赶我们走。我们会听话,好好干活……”

“别再打娘亲了,呜呜……”两个孩子跟着一起哭。

姜小渔搂住孩子,压根不给柳氏反击的机会,接着声音哽咽啜泣着:“娘,我嫁到谢家五年,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照顾夫君,侍奉公婆……我哪里对不起谢家啊!

“夫君出海挣的钱都交给您,他现在出海没了,你把我和孩子们赶出家门,才是要断了我们的活路。”

姜小渔搂住两个孩子,泪眼汪汪弱小又无助,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听了她的话之后,众人都开始同情他们。

柳氏做的这事不咋地,乡里邻居的都知道,谢君衡不是她亲生的,从小就对这个儿子不好,姜小渔嫁过来后,在谢家当牛做马,被欺负的话都不敢说。

这是把人逼上死路了,不然姜小渔不会这般顶撞婆母。

此时,人群中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站了出来。

“柳氏,你们不要太欺负人,姜氏一个女人,君衡没了,剩下他们孤儿寡母的,你把他们赶出家门,让他们以后怎么活?”

这个人是正是村长。

柳氏心里暗气,不明白在自己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姜小渔,居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。

“村长……是误会,是姜氏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,姜小渔扯着嗓子哭得肝肠寸断:“我没活路了,还不如就一头撞死!”

“有本事你就去死啊!”柳氏眼神凶狠,气不打一处来,想分他们家的钱,她绝对不可能给她一个铜板!

姜小渔哭道:“好,那我就撞死在谢家门口,到时候让全村的人都看看,你们谢家是怎么逼死儿媳妇的!你不是有一个儿子要做大官吗?我死了,化作厉鬼在天上看着,看着他是怎么踩着我的尸体做大官的!”

“还有让外村的人都看看,长留村有人逼死儿媳妇,到时候看有谁会愿意把女儿嫁进长留村!”

这话不仅戳中赵氏的痛处,也让其他村民没办法见死不救。

“谢家的,这就是你们家做的不地道,小渔带着孩子不容易,就算君衡不是你亲生的,他尸骨未寒,也不能这样把人赶出家门。”

“就是啊!这不是让外村人看我们笑话吗?”

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,村民就不会坐以待毙。

谁家没有个儿子,要娶媳妇啊!

要是因为这件事影响全村的名誉,那就不是他谢家一个户人的事。

“村长,这事必须管管。传出去坏了我们村的名声。”

她儿子要做大官的,不能被这个丧门星影响。

柳氏沉着脸色:“那你说,你想怎么着?丑话说在前头,老三不是我亲生的,我养他一场,不能白养。他拿钱孝顺我是应该的,过去他不管挣了多少钱,这些钱都是孝顺我们二老的,你甭想要回去。”

“娘,说白了你还是想赶我们走,不给我们活路啊!”姜小渔顿时又哭起来。

“闭嘴!我是说分家,但不是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。”柳氏气得咆哮。

姜小渔唇角浅浅扬起,“那娘说怎么分?村长和诸位族长都在,分家的事,的确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,那就应该问问村长和几位族长伯伯怎么分。”

柳氏心里暗气,“老房子给你,另外再给你二两银子,多的没有了。”

“娘,我不想分家,要留下来替夫君孝顺您。”

这点银子就想把她打发了?

姜小渔捂着脸冷笑。

“不需要。”柳氏阴沉着脸色,扭头不接受。

“那我以后每天带着孩子来一起孝顺您。”

这不是来家里蹭饭吗?

柳氏听了那可能同意,“我有两个儿子和儿媳妇,有大孙子孝顺,不需要你们来孝顺。今天你们被分出去后,自己过自己的日子,不准再来我们家。”

“娘的意思是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吗?不要啊……娘,我要替夫君孝顺您。”姜小渔搂住两个孩子哭着。

“这二两我不要了,我和孩子留下来孝顺您。”

大家看着觉得姜小渔还挺不错的。

都这样被欺负了,还愿意孝顺柳氏。

“柳氏,我看小渔不错,留下来不过是添三双筷子的事。”有人劝说。

柳氏气得推开姜小渔,“我不需要这样的丧门星孝顺,分家分定了,最多给你五两银子,多的没了。”

“还有老三不是我们家的儿子,这两个孩子跟我们谢家也没有关系。”

“老大进去写一份断绝关系书。”姜小渔的话提醒了她,柳氏越想越觉得必须趁机彻底赶出去,断绝关系免得以后连累她四儿子做大官。

谢家四郎在县城书院读书,已经是秀才,十里八乡才出一个秀才,四儿子是她的骄傲,不能被姜小渔这种丧门星害了前途。

姜小渔拿了银子,假装一脸不情愿地签了断绝书,一式两份递给柳氏一份,“娘,你真的要跟我们断绝关系?”

“对,有了断绝书,村长和大家一起做证,房子和钱都给你了,我们谢家没有亏待他们,老三不是我亲生的,我们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仁义至尽。以后你们就跟我们谢家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别再喊我娘,更不许败坏我儿子的名声,让我知道了,扒了你的皮!”

众人暗暗摇头,剩下的就是他们谢家的家事没有办法插嘴。

村长道:“姜氏,过几天我会去给你们另立门户和户籍,你先带孩子回去安顿好再说!”

“虽然君衡不在了,但日子还要过,你要坚强起来,照顾好两个孩子。”

姜小渔拿着房契一并给了村长麻烦他改一下户主。

“谢谢村长。”

既来之,则安之。

村长说的没有错,日子还得过。

只是等看到谢家的老房子时,姜小渔傻眼了,说是老房子却是在很偏的村尾,附近的都是没有人住的破房子。

里面的院子里倒是大,但长满了杂草,有人这么高了,屋子是黄土屋,瓦房破破烂烂,下雨就漏水进风,墙壁破裂随时会坍塌。

家徒四壁,什么都没有。

“娘,我帮你收拾。”

儿子大名叫谢渊,乳名叫石头,他倒是适应能力超强,很快就接受了新家,孩子五官长得精致就是营养不良。

女儿谢娇才三岁,乳名叫小宝,是一个很可爱的小丫头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长大了定是一个小美人。

记忆里谢君衡是个一米八以上的大帅哥,眉清目秀,身材棒棒进军当过兵,名副其实的兵哥哥。

但姜小渔却是十里八乡的丑妞……不过曾经也是村里的一枝花,因为脸上突然长了一块丑胎记,被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嫌弃退了亲,想不开闹过跳海,后来嫁不出才被柳氏三包粗粮换回去给谢君衡做媳妇。

原主心里居然厌恶谢君衡?

这个姜小渔有些想不明白,谢君衡怎么说也是一个帅哥,不比那个负心薄幸的未婚夫强吗?

不过人都死了懒得去追究。

孩子遗传了谢君衡的良好基因,养好了长大肯定很好看,无痛当妈,还是个寡妇,姜小渔觉得这样的日子不算太糟糕。

没有钱她,可以挣。

看着两个孩子,想起那些小说评论区,如果她没有猜错,原主是被谢家赶出来后,没办法生存心存怨恨,将怒火都发泄在了孩子身上,所以两个孩子的童年特别悲惨。

她也不知道原主怎么死的,总之恶毒亲娘的下场肯定很惨吧!

姜小渔心里默哀一分钟,以后她会养好两个孩子,他们不会黑化成反派,自己就不会死。

“先找点吃的,吃饱了再干活。”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