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燃爆了!福运女主狂虐渣男后续+全文(许悠悠周尧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悠悠周尧最新章节列表+全文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5-28 17:26:04

土砖房内。

夏夜的风越过窗台,吹得桌上煤油灯里暗淡的火焰摇晃了起来。

狼狈的许悠悠攀着炕沿,猛地呛吐出几口洗澡水,急切渴望吸氧的肺部方才觉得舒服了些。

随着水被吐出来,房间里的酒味更重了。

“许悠悠!你不想嫁给我就说,何必拿自己的性命糟践!”

男人铁青着脸,拳头握的青筋暴起,神色既愤恨又心疼。

刚才要不是他觉察出异常,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许悠悠冰冷的尸体了。

两人今日刚结婚,一夜未过,新娘子就死了。

这以后在大队,人们怎么说她,又怎么看他呢!

周尧心里又气又恨,更是怕,怕她就这样死了。

许悠悠倒好,吐完了肚子里的洗澡水后倒头接着就睡了。

“冷,我冷。”

今晚的风有些大,吹得躺在床上的许悠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。

周尧听到她嘴里呢喃,又看了看刚从洗澡的大木盆里被捞出来身上还没有穿衣服,只盖着一张薄被单的许悠悠,头发还是湿哒哒的。

心头不由的软了,转身到衣柜里找了一张厚些的被子出来给她盖上,又找来一块干净的毛巾,轻轻地给她擦干头发。

“好舒服呀。”许悠悠在睡梦中喟叹道。

她一个上班狗,好不容易熬到了领导级别,以为工资提高了,工作也会轻松一些,没曾想加班起来更疯狂。

好不容易做完手头上的工作,一看手表凌晨两点了,这样的加班已是家常便饭,回到车上的她熬不住就睡着了。

睡梦中她迷迷糊糊的感受到有人在给她擦头发,一如小时候暑假在老家,姥姥给她擦头一样的舒服。

她好想念那个总是爱笑的姥姥呀,许悠悠转身想要看一眼如今只出现在记忆中的姥姥。

“咦?你不是姥姥,你是谁?”许悠悠睁着惺忪的睡眼扁着嘴推开了周尧的手。

“你不记得我是谁?”

迷迷糊糊中,许悠悠只看到眼前的男人蓄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,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,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,从许悠悠躺着的角度还可以看到他那分明的下巴线条。

以她多年的职场阅历和女人的第六感,这样的男人看着就是正气、坚毅、谨慎、有责任心的那种类型,是她喜欢的。

没想到老天对她不薄,梦里没看到她姥姥,倒是给她送来了一个大帅哥。

许悠悠对着周尧甜甜一笑道:“我当然记得,你是我的……我的男人呀!”

周尧心跳漏了一拍,耳朵霎时红了起来,刚才的气愤慢慢的消散了。

从许悠悠嘴里娇滴滴的吐出的这两个字就像两根鼓槌,在他的心上一下接一下有力的敲打着,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“夜了,你早些歇吧。”说完,周尧捂着胸膛转身要走。

“别走!”母胎单身的许悠悠又怎会就这样让他走,当即爬过去拉住了周尧的手。

“你不陪我睡吗?嘻嘻……”许悠悠傻笑着道。

“许悠悠!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周尧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,抵在炕上问道。

“我说要你陪我睡!”

许悠悠直接勾住他的脖颈,被子从她胸前滑落,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到周尧的脸上,酥酥痒痒的,挠的他心猿意马。

男人刚才把她从洗澡桶里抱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忍耐了,这会儿哪里还忍得住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!”

“我不”

许悠悠的半截话直接被周尧堵回了嘴里,男人欺身而下,狠狠的吻住了她那软绵绵的唇瓣。

被单被粗鲁的掀翻在地,男人的大手覆在女人盈盈一握的腰肢上,房间里弥漫着一种特殊而美好的气息,让人心跳加速,充满了暧昧。

许悠悠没想到这个梦竟做的如此真实,她恨不得沉溺其中,不再醒来。

次日清晨,周尧早早就下地干活了。

许悠悠一直睡到太阳晒进了屋子里,晒到了她的屁股上,才悠悠转醒。

她抬手扶着脑袋,不知是因为昨晚喝了酒头疼,还是被太阳晒的刺眼睛不舒服。

她只知道屋里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。

不是她的公寓,也不是在公司。

这是一间六七十年代才有的土砖房,是用泥胚混了麦秸秆做成的土砖房!

就连地板都是用泥巴夯实的。

屋内摆着一个新打的衣柜,上面贴着一个大红喜字,中间摆着一张小桌子,两张凳子,都是旧的。

看得目瞪口呆的许悠悠,此刻唯有浑身的酸痛提醒她昨晚不是在做梦,男人是真的。

是的,许悠悠终于意识到自己穿越了!

随着原主的记忆涌现,还有那熟悉的情节,她才想起大学那会儿唯一读过的那本言情小说。

没错!许悠悠穿到一本小说里与她同名同姓的女炮灰身上!

书里,原主刚上高中,父母就出意外死了,心怀鬼胎的堂伯一家打着照顾原主的口号,其实就想霸占原主的房子,逼迫原主替她那个游手好闲的堂哥下乡,把工作给她堂哥。

原主好不容易从她的堂伯手上逃了出来,带着卖掉房子和工作的钱报名来到良丰大队下乡,来投靠自小与她定了娃娃亲的王晋佑。

一开始王家人看到许悠悠还是满心欢喜的,毕竟许悠悠在城里有一个工作名额,还有一个房子,高中毕业找不到工作,回家干了四年农活的王晋佑心下一喜,本想着尽快和她结婚的。

谁知道许悠悠一进门坐下就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,王家人听着脸色也慢慢暗淡了下来,对两人的婚事也是支支吾吾的拖着。

来这一年多,许悠悠没少出钱出力的讨好王家人,尤其是王晋佑,但是人家都是对她爱理不理的,却和女主李宛儿眉来眼去。

这不,上个星期,王晋佑与李宛儿公开处对象,许悠悠与他大吵一架后,又约了李宛儿出来说话,两人在桥上发生了争执,李宛儿趁机把她推下了河。

后来许悠悠就是在众人的目光下被周尧抱着身子救了上来。

王晋佑嫌弃许悠悠被别的男人碰了身子,许悠悠一气之下就嫁给了周尧,后面就有了昨晚那一幕。

但是许悠悠记得,书中原主在席上喝了酒,酒席散后,她洗完澡越想越不甘心,趁着夜色悄悄爬上了王晋佑的床上,两人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,就逼着王晋佑与她扯了结婚证。

但是昨晚的事情走向变了,原主因为喝了酒溺死在洗澡桶里,然后她就无缝衔接穿了过来。

许悠悠极力的回想书中后面的事,一年后李宛儿回了城工作,很快又结了婚,但是后来婚姻失败,工作也没了,而王晋佑后面在原主的帮助下成了钢厂厂长,原主还为他生了两个孩子。

这时女主再次出现,夺走了王晋佑的心,原主被诬陷与人通奸,然后被王晋佑无情地净身扫地出门,两个孩子后来也被李宛儿害死了。

原主十多年没有工作过,出来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支了个小摊买吃食,后来在报纸上看到她的两个孩子惨死的消息,还有李宛儿挽着王晋佑两人笑的甜蜜幸福的照片,许悠悠彻底疯了,一夜白了头,进了精神病院。

许悠悠想到这里不禁唏嘘,她长这么大看的第一本言情小说看得她心梗,发誓从此不再看这类型小说,只好好读书。

然而没想到多年后,自己竟然穿到了这本狗血小说里!

这时,外面院子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,周尧满身大汗的回来了。

看样子是下工了。

许悠悠看了一眼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,赶紧下床找衣服穿好,出来的时候,周尧已经在厨房里做午饭。

洗漱完,许悠悠站在厨房门口悄悄的往里瞧,昨晚没看清楚男人的样子。

现在一看,五官长的英气深邃,身材挺拔,目测至少有一米八五,肩膀宽阔有力,让许悠悠感受到他的阳刚之气和保护欲。

正在做饭的周尧感受到有人在看他,猛地抬起头看出去。

正好对上那双看着他傻笑的小鹿眼,心里咯噔了一下,锅勺差点没拿稳。

许悠悠没想到周尧会抬头看过来,一时之间也是手足无措,半晌,她抬手揉了揉鼻子,想缓和一下尴尬,随后转身溜进了房里。

就在她转身回房的同时,周尧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谁知道他刚才的心跳的多厉害。

想起昨晚的事,他的耳骨又不知不觉的红了。

房间里,床单上那点点红梅直惹人的眼睛,起床的时候没发现,现在看的一清二楚。

许悠悠脸蛋也红了,连忙抱起床单到院子外面洗。

院里摆着一个大水缸,平时洗东西都是在这里。

许悠悠把床单放到木盆里,然后拿着葫芦瓢往里面舀水。

刚想蹲下洗,才发现没有肥皂。

“那个……肥皂放哪里了?”

周尧的手一顿:“没有肥皂。”

“没有肥皂?那你平时洗衣服用什么洗?”

周尧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看到外面盆子里泡着的床单。

“先吃饭吧,床单我一会儿洗。”

他一个大男人,平日下工都是到河里洗完了澡才回家,回家再把衣服用清水洗一遍就晾起来了,哪里这么讲究用肥皂。

但是今日过后,他打算多买几块肥皂回来。

许悠悠看着他把饭做好了,也只好应道:“好,被子我一会儿洗就行。”

饭桌上,有鸡蛋炒韭菜,蒜茄子,还有应该是今早吃剩下的六七个二合面馒头和红薯。

这顿午饭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相当丰富了,许悠悠也没有什么不适应,拿起一个二合面馒头就着韭菜鸡蛋吃了起来。

这样的日子,小时候在乡下和姥姥也是这么过来的。

两人在饭桌上也没怎么说话,周尧见她吃的有些急,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。

“别急,小心噎着。”

“谢谢。”许悠悠确实吃的有些噎。

周尧眸光微动,今日的许悠悠似乎有些不一样,照她以前的样子,现在应该会跟他吵上一吵的。

吃完饭,许悠悠想帮忙收拾碗筷,却被周尧手脚麻利的收拾干净了。

见没她事做,许悠悠跟他打了声招呼,便去知青点把她剩下的东西都搬过来。

刚才还觉得许悠悠回心转意要跟他好好过日子呢,这会儿看着她高高兴兴的出门去,周尧心中五味杂陈。

他就知道,许悠悠来下乡就是为了王晋佑的,又怎能这么容易就放弃呢。

但是昨晚她又为什么撩拨他?难道是把他当做王晋佑了?

周尧心中越想越烦躁,把碗刷好后,又去洗被单。

刚上手搓了两下,点点红梅撞进了他的眼眸,手好像被烫了一下,缩了回去,脑海里止不住的播放着昨晚初试云雨的画面,脸涨的通红。

许悠悠这边来到知青点,正好大家也刚吃完饭。

知青点这边的人也没几个跟她玩得好的,许悠悠只对她们笑了笑,便进去自顾自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。

这会儿的知青点只有两个大房子,东边是男知青的宿舍,西边的是女知青的,都是大通铺,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睡,连翻一下身都动弹不得。

如今见许悠悠来收拾东西,一些人心里可高兴了,终于可以宽敞一点点了。

“哟,这不是许知青吗?这是真的打算跟那穷小子搭伙过日子去了?”——这是试探她的。

“像你这样的脾气也得改改,怪不得人家王晋佑喜欢李知青,不喜欢你。”——这是嘲讽她的。

“许悠悠,不是我说你,周尧可比你大七岁呢,而且听说是犯了错被部队退回来的,这以后一辈子就待在农村了,你可想好了?”——这是有点关心她的。

“没想好又能怎么着,人家摸都摸了,睡都睡了,全村的人都知道她和周尧结婚了,后悔都来不及了,不搬过去还能咋地!”——这是担心她走了又回来的。

许悠悠知道周尧只不过是替牺牲的战友背了指挥失当的锅,不忍心昔日并肩作战的战友牺牲了还被记上指挥失当的处分,因此才会被部队处分的,后来又因为周父的去世,他才决定退伍回来。

如今听着她们这般说他,许悠悠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。

“你们如果不舍得我走的话,我可以留下来的。”许悠悠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她们认真道。

“你们少说点吧,”见许悠悠说留下,睡她一旁的女知青急了,拉着那几位挑事者,做和事佬道:

“许知青,你别生气,你也知道她们就这样,只不过是心里关心你而已,你如今结了婚,自然是不好留在知青点了,日后要是想我们就多来知青点坐坐。”

“是呀。”

“对对对,以后多回来走动走动。”

其他人也应和着。

许悠悠不想搭理她们,继续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搬出去了。

刚出了门口,身后还可以听到女知青宿舍里高兴的笑声。

“许悠悠!”

刚走出知青点,背后就有人叫住了她。

许悠悠回头一看,这人正是郑浩凯,书中,郑浩凯心里喜欢许悠悠的,但是他知道许悠悠喜欢的是王晋佑,所以一直没有表达出他的心意。

后面王晋佑能得到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,也是因为她去求着郑浩凯放弃考试的机会,他才能顺利得到的。

“你……真的决定和周尧在一起了?”

“嗯!我决定了。”许悠悠重重点头。

郑浩凯眼中划过一丝失望,很快又消失了。

“我帮你吧。”

“不用了,谢谢你,我可以的。”

许悠悠一手拎着藤编箱子,一手提着一个网兜,里面装着洗脸盆、毛巾、暖瓶还有其他的生活用品。

东西也还好,因为前几天她就把厚棉被和冬天的厚衣服都搬过去了。

走出了几步,许悠悠忽然又回过头来笑道:“郑知情,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我想重新开始,我觉得我这次找到了对的人,希望你以后也能找到一个对的人。”

看着许悠悠离开的背影,郑浩凯好像失去了什么,如果这次下河救她的人是他,那现在跟她结婚的是不是也是他了?

但是不可能了,他只得又把感情藏了起来,对着许悠悠离开的背影轻轻道:“好,祝你幸福。”

许悠悠扛着行李回到家时,周尧已经把床单晾好在院子里搭着的竹竿上。

阳光晒在被单上,许悠悠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位置上的红印,尽管周尧使劲搓洗,但还是有淡淡的印记在上面。

本坐在椅子上想事儿的周尧一见许悠悠大包小包的回来,上一刻乌云密布的脸上顷刻间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男人克制着自己高兴的情绪,起身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。

原来她是真的去拿行李,不是去找王晋佑。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