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2024年爆款小说(厉薄琛尹北月小说)渣男薄情:夫人又被虐了全文在线读完本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6-06 13:20:59

医院里,我的未婚夫厉薄琛抱着刚刚苏醒的尹北月,像是护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。

而我的亲生母亲,此刻就跪在他们的脚边。

我看着她跪爬到尹北月的病床边,“北月,看在我养育你一场的份上,你告诉我,我女儿阿宁她到底去哪了?我给你磕头了!”

母亲的头磕得咚咚作响,没多久额头上就染上了血。

尹北月却像是受惊的兔子,靠在厉薄琛的怀里,瑟瑟发抖,“我不知道,阿琛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母亲情绪激动地要去抓尹北月的手,“你怎么能不知道?阿宁那天晚上明明就是去找你的,你怎么能不知道!”

尹北月却像是触电一般尖叫起来,惊慌失措地哭喊起来,“别打我!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了!”

“够了!”

厉薄琛冷冷挥开母亲的手,眸子染着厉色,“尹东宁害得月月淋雨高烧,昏迷三天刚刚苏醒。

“她最好死在外面,否则,我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!让她后悔自己对月月做的一切!”

然后,他回过头,把尹北月拥进怀里。

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疼惜。

他让门外的保镖把母亲拖出去,丝毫不在意她的挣扎。

我愤怒,我怨恨。

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从母亲的身体里穿过去,什么都做不了。

是了,我尹东宁,已经死了。

死在尹北月不告而别的那个晚上。

我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被厉薄琛冲到我的房间,像扔垃圾一样把我扔出了厉家。

外面下着大雨。

我摔在一片泥泞里,头顶传来厉薄琛凉薄的声音。

“尹北月她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容不下她?

“我已经答应跟你订婚了,为什么你还是要逼她离开厉家?”

我仰起头,在厉薄琛的脸上看到了刺骨的冷意。

我反问他,“那我呢?厉薄琛,我又做错了什么?”

尹氏集团破产以后,父亲承受不住打击脑溢血住院,到现在仍旧昏迷不醒。

母亲精神失常,差点杀了上门讨薪的尹氏集团的员工,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。

我不记得自己签过多少次病危通知书,更记不清自己背上了多少的债务。

我在医院的走廊里睡了一个多月,还是厉母找到我,把我带回了厉家,让我住下。

“你就住在这,把心放在肚子里,你是我认定的儿媳妇,谁也抢不走你的位置!”

只是我没想到,尹北月竟然比我更早一步住进了厉家。

因为,我的未婚夫厉薄琛,他爱上了尹北月。

他把尹北月接到厉家,是要补偿尹北月因我而变得凄惨的人生。

那晚,他冲进我的房间,一脸厌恶的看着我。

“尹东宁,如果当初不是你父母算计了北月的父亲,霸占了属于他们父女的遗产,尹家又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成就?

“你们毁了她的人生还不算,假惺惺地把她接到身边以后还要虐待她!

“尹东宁,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!”

那一刻,我在盛夏的天气里,如坠冰窟。

尹北月的父亲尹老二,是我父亲的亲弟弟。

父辈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,我只知道尹老二在尹北月出生前就进了监狱,她跟着母亲在乡下生活到十六岁,母亲去世后她就被我父亲接到了我家。

我比她大了两岁,她来时我和厉薄琛都在外地上大学,只有放长假的时候才见过。

印象里她总是一副怯懦又胆小的样子,但母亲对她照顾得十分细致,甚至有时都让我觉得嫉妒。

而且,她中学时就辍学了,于是母亲还花了大价钱送她去了一所私立的专科学校。

我从不知道。这一切到了尹北月的口中,竟然成了假惺惺,成了虐待!

只不过那时的我已经被所有的一切搞得焦头烂额,根本没有精力,更没有力气跟他争论。

甚至有时候看到他和尹北月在一起,我还会识趣地避开。

尊严和爱情又能值几个钱?

我只想活着。

只有活着,才能为父亲洗清冤屈,才能有机会把母亲接回到我身边来。

可我显然低估了人性的恶。

原来尹北月从一开始,就没想要放过我。

……

“阿琛,姐姐她怎么了?是不是出事了?”

尹北月泫然欲泣地声线,将我从回忆中拉回,她看着厉薄琛,换来他一阵阵的心疼。

“尹东宁不见了,”

厉薄琛对她没有丝毫隐瞒,“别管她,她一定是算准了你会心软,才故意躲起来的。”

尹北月摇头,“不,不会的,姐姐不会这么做的,我要去找她!”

她挣扎着推开厉薄琛,想要下床,却又软绵绵地跌进厉薄琛的怀里。

厉薄琛紧紧抱着她,不许她再动。

这时,角落里一直沉默不语的郑南星一副忍无可忍的语气,“表姐,你就是太善良,才会一直让尹东宁这么欺负!”

尹北月立刻白着脸呵斥,“南星,不许胡说!姐姐她,对我很好……”

“好?”

郑南星冷哼,“她第一次见面就警告你不许靠近厉少,后来更是三番两次地敲诈你,把你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的钱都抢走了。

“还有,她明知道她妈张玉兰虐待你,明知道你每次见到张玉兰都会吓得发抖,却还让她来威胁你,尹东宁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

不,不是这样的!

我怒不可遏地朝郑南星扑过去,却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。

我拼了命地嘶喊,解释,但厉薄琛根本听不见我的声音。

他额角的青筋暴怒地凸起。

“她竟然这样对你?”

尹北月惨淡地笑了笑,“阿琛,我知道,姐姐她就是太爱你了才会……你本来就是她的未婚夫,她赶我走也无可厚非,婶婶她......我不能跟个病人计较。”

我的灵魂气得颤抖,看着尹北月撒谎,却于事无补。

我的母亲遗传了家族的精神病,但这些年被父亲呵护照顾,早就痊愈了,她在故意引导厉薄琛相信她的话!

尹北月眼眶通红,哭得我见犹怜,靠进厉薄琛的怀里小声啜泣,“是我不好,我不该来的。

“对不起阿琛,我不该爱上你的,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对不起。”

她的示弱,让厉薄琛愈发心疼。

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,郑南星识趣地去开门,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包裹。

“姐,你的快递,是尹东宁寄来的。”

郑南星一脸厌恶,“她到底想干什么?”

厉薄琛也皱起眉头,“扔出去。”

尹北月却伸手接过,“姐姐寄来的?给我吧,也许姐姐有什么东西要给我。”

我看着那只包裹,心头却止不住地发冷。

我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会给尹北月寄快递?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我看着尹北月打开包裹,下一秒,她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,双眼瞪大,像是连呼吸都忘了,梗着脖子一动不动。

就连厉薄琛也呼吸一滞,两眼发直。

就在我想要凑近去看包裹里的东西时,郑南星尖叫一声,狠狠把尹北月手里的包裹扔了出去!

我这才看到,从那只包裹里滚出来的,赫然是一条惨白青紫的手臂!

而那手臂的手指上,赫然戴着一枚纽扣大的钻戒!

那是厉母定做的,给我和厉薄琛订婚的戒指!

郑南星回过神来,冲上去朝着那条手臂恶狠狠地踩了几脚。

嘴里还骂,“该死的尹东宁,她是疯了吗?竟然用这么恶心的东西吓唬人!”

“滚开!”

郑南星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厉薄琛狠狠推开。

他两眼发红地走过去,声音都在发抖,“这是,尹东宁的手……”

“什么?尹东宁的手?”

郑南星的脸也白了,“这怎么可能?就算她想吓唬我姐,也不可能剁掉自己的手啊!”

她僵硬地扭过脖子,看向尹北月,低声喃喃,“难道,她真的出事了?”

尹北月狠狠瞪了她一眼,没有吭声。

厉薄琛盯着地上那条断手,漆黑的眸子看不出情绪,薄唇抿成一条直线。

忽地,他上前一步,捡起地上的断手,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下,甚至还凑到鼻尖嗅了嗅。

尹北月和郑南星两个人都被这一幕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
“阿琛!”

“厉少!”

厉薄琛转身,神色嘲讽,“别怕,是假的。”

“假的?”

厉薄琛点头,“做的不错,甚至可以以假乱真。”

他嗤笑一声,“不过是想让我们着急,到处去找她,再把她接回来而已。”

“这种把戏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我看着他这幅自以为是的样子,突然很想笑。

“厉薄琛,你真的以为自己很了解我吗?”

或许曾经是吧。

我父亲和厉父是至交好友,在我和厉薄琛出生后就给我们定下了娃娃亲。

我们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。

不过他好像忘了,自从尹北月开始不断接近他之后,我们已经有两年没有好好说过话了。

这两年在我身上都发生了什么,他根本就不知道。

或者说,他根本就毫不关心。

“既然手臂是假的,那这枚戒指……”

郑南星上前把戒指从假手上取了下来,仔细看了又看,眼里是藏不住的贪婪。

看着她手上的戒指,厉薄琛的眸子暗了下。

“戒指是真的。”

“什么?”郑南星吃惊地看向尹北月。

尹北月眸光微闪,神色瞬间落寞下去。

“我听说这枚戒指是伯母亲自设计的,这么贵重的东西,姐姐竟然也……”

尹北月苍白的脸蛋上落下一滴清泪,“看来她真的很讨厌我。”

她作势就要下床,“我看我还是走吧,只要我走了,姐姐应该就会回来了。”

可她的双脚在地上还没站稳,身子就又软倒下去。

厉薄琛眼疾手快地抱住她,郑南星在旁边愤然开口,“尹东宁这次真的太过分了!

“明明就是她嫉妒厉少爱上你,把你骗出厉家以后就把你藏起来,结果现在她……”

不,不是这样的!

我歇斯底里地大喊,我拼了命地想要阻止郑南星对我的诋毁,可都无济于事。

我什么都做不了。

这时,尹北月开口了,“南星,不要说了。”

“我不!我就要说!”

郑南星看向厉薄琛,“厉少,其实那天晚上我是在一栋废弃老楼的天台上找到表姐的!她竟然被一条铁链锁在了天台上!

“那天晚上下了那么大的雨,我去的时候表姐小腿都被泡在水坑里!我要是去得再晚一点表姐就要被活活冻死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。

郑南星的话还没说完,尹北月就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。

她浑身颤抖地看着郑南星,“我让你闭嘴!“

郑南星捂着脸,双眼噙满泪,委屈地咬着唇,转身跑了出去。

“南星!”

尹北月急得想要起身去追,却突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厉薄琛看向她的脚踝,看到她脚踝上的红痕,眸子里燃起清晰的怒火。

“尹东宁,她怎么敢!”

我愤怒得双眼几乎要流出血来!

不,不是我!

我没有做过这种事!

那天晚上母亲的精神状态很不好,我一直都在精神病院陪她,我根本没有见过尹北月!

“尹北月!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说实话?我都已经被你害死了,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!”

或许是我冲天的怨气让我有了一点力气,我竟然真的掐住了尹北月的脖子。

我清晰地看到尹北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惧。

但下一秒,我就觉得自己虚无缥缈的身体被一股力量狠狠弹开!

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连视线都变得模糊。

恍惚中,我突然看到,厉薄琛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。

我仔细看去,瞬间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刺骨的冷水。

那是我去给他求来的平安符!

上面闪烁的,是我在佛前长跪不起为他求来的虔诚祈愿!

而现在,这一切竟然都成了刺向我自己的刀!

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瞬间朝我侵袭而来,将我彻底淹没。

我无力地瘫软在角落里,满心苦涩。

厉薄琛,明明你只要派人去调查一下就会发现尹北月一直在撒谎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?

我颓然地闭上眼睛,不想再看厉薄琛和尹北月之间的浓情蜜意。

片刻后,厉薄琛离开了病房。

我跟上去,看到他在走廊里拿出手机打电话,声音冰寒地吩咐道,“两天内,把尹东宁带到我面前来。”

我止不住地冷笑。

厉薄琛,我也希望你能尽快找到我的尸体,让我入土为安。

我转身再次飘进病房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似乎无法离开。

我好像靠近不了厉薄琛,却也不能离开他太远。

也许都是那枚平安符的原因。

可我没想到,我竟然听到尹北月在偷偷地打电话给郑南星。

尹北月压低声音,“你先躲起来,暂时不要回来。”

我听到郑南星有些害怕地问,“姐,尹东宁怎么办?我只是让胖子他们把她关起来吓唬她一下,他们不会真的把她弄死吧?”

郑南星的声音都染上了哭腔,“上次尹东宁的检查报告被我们提前发现藏了起来,可要是厉少发现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尹北月厉声呵斥,哪里还有一点虚弱的样子?

她紧紧握着手机,吩咐郑南星,“你现在马上去找胖子他们,把尹东宁带回老家去关起来!

“还有,去找之前那个给尹东宁做检查的大夫,不管花多少钱,一定要把尹东宁的检查记录和报告全都毁掉!绝对不能让厉薄琛发现她已经怀孕的事!”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