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全文小说救命!谁家钢铁直男这么撩人在线小说目录免费阅读(桑榆陆闻景)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6-18 09:24:20

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,甚至走到哪个位置,桑榆都能清晰的感应出。

就在脚步声走到自己身边直至路过,她都没看清楚对方的脸,只是裙摆处荡起一小片的涟漪。

陆闻景长腿一跨,直接坐在卡座中间的位置。

她呼吸一窒,葱白的手搭在裙边,胸口剧烈的跳动,整个人像是被施法定住一般,动弹不得。

“榆榆?”南音叫了她一声。

桑榆回神。

五人入座,桑榆坐在卡座左侧,墨严揽着南音两人坐在一起。檀辞看热闹不嫌事大,坐在墨严旁边。

现场气氛如同12月的冰雪天。

视频里传来张哥细腻的嗓音,‘如果当时吻你,当时抱你,也许结局难讲,我那么多遗憾,那么多期盼,你知道吗?’......

卡座上的人各有所思。

“今天呢,为了欢迎我家音音和陆狗回到久违的京都,特此在青涩办接风宴,大家都是几十年的兄弟,就让我们燥起来吧!”

紧接着,视频里换成震耳欲聋的DJ歌曲,桑榆盯着茶几上橙色的酒,一口闷进肚。

墨严视线落在桑榆身上,一杯接着一杯,另一个耷拉着眼划拉手机,一副世界与我无瓜的既视感。

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吧,六个骰子,谁个点数最高,就能对其他人提出问题,有问必答,必须是真心话!既然大家没意见,那我们开始吧。”墨严赶紧说道。

众人瞬间化作吃瓜小能手。

开局就是南音赢,墨严实力拍马屁。

她清了一嗓子,“你们都交过几个男女朋友,先从榆榆开始。”

“一个。”桑榆道。

她眼角的余光瞥了眼陆闻景,手机里面的人可能挺重要的。

“6个。”

6个!

桑榆感觉整个脑袋发麻,桌上的果酒又被她连喝数杯。

众人纷纷盯着她看,又看向陆闻景与生俱来的疏离感,不敢说话。

第二局檀辞赢。

“各位的初吻都是在哪里沦陷的?”

没等赢家说从谁开始,桑榆借着酒意率先说道,“大学花园。”

南音,“机场。”

陆闻景,“花园。”

几人心知肚明。

桑榆却溃不成军,思绪一直停留在上一局,他离开五年,交了五个女朋友,一年一个....

南音借口去洗手间。

其余的两个男生,见状纷纷说要出去抽烟。

茶桌上的不同颜色的果酒,基本上都被桑榆喝光了。

偌大的包间里,静谧的空气,因为身边的人,显得空间有些逼仄。

随即,手上收到一条信息。

南音:姐妹,我们都先撤了,墨狗已经拜托陆闻景送你回家。

陆闻景明显有些不耐烦,淡漠的开口,“回不回?”

桑榆僵着脖颈偏头,和他的眼神在空气中对视,凝固。

削薄的短发,硬朗的五官,黑色T桖,黑色的工装裤没入在军靴里,露出手臂流畅的线条,身型倾长挺拔,脸颊带着沧桑的成熟感,强烈的男性荷尔蒙,扑面而来。

女明星一下子看呆了,酒后的她眼神更是直白,前男友没有变成想象中的黑丑挫,反倒是一身正气,能量爆棚。

陆闻景哂笑,讽刺的意味十足,“桑榆,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你后悔了就说一声。”

话落,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立即收回冰冷寡淡的视线。

后悔?她可以吗?

桑榆很快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软绵绵的说了一句,“回去吧。”

陆闻景的长腿越过她的身前,瞥了眼今天她的穿着,开叉裙、锁骨处有亮片,眼尾还有一颗黑色小痣。

他的眸光暗了暗。

桑榆起身跟在他的身后,宽肩窄腰,仿佛透过T恤都能感受到硬邦邦的身材。

酒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越野车。

她在副驾驶和后座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,还是果断往后座拉车门,毕竟,人家说不定现在已经有女朋友,前女友还是得有一些自知之明。

空气中忽然飘来一句话,“坐副驾驶,我不是你司机。”

好一会儿,桑榆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。

副驾驶坐着也好,视线好。

“住哪儿?”

“翡翠湾二期南门。”密封的空间里,嘴里酒气都夹杂着橘子味。

陆闻景从喉结里发出一个嗯字。

虽然度数低,却让她脑袋嗡嗡嗡的不受控制。

她支着侧脸,借着酒意,视线赤裸裸的停留在陆闻景的身上,眼皮最后不受控制的闭上。

陆闻景瞥了眼副驾驶的姑娘,堆堆领往下掉,往下的几公分能看见裸色的nei衣。他立马收回视线,喉结不自觉的滚动着。

夜晚十二点,晚风徐徐。

桑榆感觉身体不舒服,小腹一阵阵的疼,好像有液体不停的往外涌。

这一刻,真想原地去世!

她的脸颊苍白,艰难的挪动着下身,车外,是陆闻景靠在树旁抽烟,鞋旁边堆着七八根烟蒂。

脑海里闪过无数个逃走的办法,却都在陆闻景打开车门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醒来了还不走?要我送你?”

桑榆面露难色,点点头,拽着手包好像能抠出一个美丽新世界。

陆闻景叉着腰,顶着后槽牙,“桑榆,你什么意思?”

她紧闭着带着雾气的美眸,最终还是向生活妥协,“我来大姨妈了,我起不来,裙子上和座位上都弄脏了。”

饶是见到大风大浪的陆闻景也耳朵一红,极力的消化这件事。

“那,还能走吗?”

桑榆摇摇头。

他转身走去后备箱,拿出一件备用的消防外套,又绕到副驾驶位置,围在她的下半身。

才发现,她整个人抖得不行,拽着包包的手指尖发白。

忽然的腾空感以及车门的关闭声。

让桑榆微微的放松。

头顶传来一句,“住在几号楼几零几?”

“3号楼26层。”

话落,桑榆不敢去看陆闻景的眼神,若是被知道前女友对他念念不忘,会嘲讽她一番吧。

好在陆闻景并没有多问什么。

一路上,晚风吹着脸颊,裹着男性气息,她的心尖悄悄柔软了。

刚进小区楼下,发现整栋楼都停电。

桑榆怕他把自己丢下,没想到,他眼底冷漠,抱着她爬上26层,楼道里,灯光微暗,他大气不喘,眼底浮现出嘲讽的冷光,垂眸睥睨,“桑榆,你是不是对老子还有想法?”

到达目的地之后。

桑榆染着微醺的酒意,娇艳欲滴,脚步前进半分,又有些紧张,抬起一双湿漉漉的星眸,“你不想吗?”

陆闻景上下打量着她一番,“不想,这辈子都不想。”

“陆闻景。”她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,对上男人深沉疏离的眼眸,细白的手拉着他腰间的皮带,稍一用力,陆闻景弯着腰,两人近到能看见彼此脸上的绒毛。

他的大掌插在裤兜里,拳头紧了又松,眼底一片晦暗不明。

“可是前女友还是对你有想法,怎么办?”一双丹凤眼微微的向上翘,镜面唇散发出诱人的光泽。

她的手臂稍一用力,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一分。

陆闻景微微偏头,桑榆的吻落了空。

拽着他腰带的手慢慢松开。

他的脸色像是换上了一层颜色,手背青筋暴起,一个转身,双手撑在门框上,桑榆被她圈在怀里。

眉毛拧成川,“五年前,你想分手就分手,现在你想追就追,桑榆,你太自私了!”

声音不重,却一字一句刺入她的耳膜。

说完转身离开。

房门关上的一刹那,桑榆背靠在门上,身上还残留着他温热的触感。

她忽然自嘲般的笑了笑,眼眶的酸胀感一股涌上。

人体细胞几十亿个,每天都在不断的更新迭代,可是脑海里镌刻了无数次身影的男人,她就是忘不掉啊!

五年了,见到陆闻景的那一刻,她还是破防了。

-

昨夜里她一直沉浸在和陆闻景相逢的场景,以及他每次喊‘桑榆’都是不同的情绪。

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中午12点。

微信里南音和工作群的消息已经炸开了花。

她率先点开南音的微信。

南音:姐妹,昨晚你和陆闻景怎么样?墨狗说他之前都在松县支援,听说只在京都待三个月。

南音:我觉得你们还是很配啊,当年国防大和表演大谁不知道你俩的事,听说祈教授要把蓝嫣介绍给陆闻景,就蓝嫣那绝世小白莲,你说陆闻景眼睛是被猪油蒙住了吗?

南音:榆榆,其实那些事都过去好多年了,现在都往好的方向走,要不要把陆闻景追回来?

桑榆犹豫了一下,你觉得陆闻景吃回头草的可能性大吗?

想到昨晚,她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,可能性不大。

桑榆又点开工作群。

映入眼帘的是经纪人菲姐一篇200字的作文。

她长睫轻颤,心里一阵狂跳,觉得大姨妈也没那么疼了。

三天后。

经纪人菲姐准时把桑榆送到京都泉秀支队,在车上千叮咛万嘱咐,“榆榆,你和蓝嫣万年不合,这次千万不要闹出什么幺蛾子,之后你们还要一起去宣传《天会蓝》。”

桑榆若有所思的会意,“知道了。”

菲姐语重心长的说道,“这次节目好好录,名次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有参与,以后去谈正剧资源也有话题。”

“那不行,这个形象大使我会努力拿到的。”

菲姐没再搭话,但凡是桑榆决定的事,就肯定会努力去做好,这些年,因为桑榆没后台,全靠一张神颜勇闯娱乐圈,但是潜规则太多,被半路拦截的资源也多,导致现在不温不火三线边缘,还得给蓝嫣这种爱豆出身的杠精作配。

桑榆不知道菲姐心里所想,只是让她放心,这个安全消防大使,她势在必得。

分别之后,她拖着一个32寸行李箱登记之后走进消防大队。

在此等候的消防员陈声不停地刷着手机上面的照片,嘴巴都咧到耳朵边,自言自语道,“我女神真美。”

“你好,我是桑榆。”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,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,笔直的大长腿一览无遗。

正低眸的陈声猛然抬头,眼眸里都闪着星星,他看见活的女神了!!!

桑榆伸出手扬在空气中好几秒,陈声才反应过来双手在衣摆上蹭了蹭,五根手指轻轻的和女明星握手。

“你好,我叫陈声。”

桑榆笑着点头,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相。

“我们的教官是谁呀?”她单枪直入,嘴角微微的向上翘,露出一个极浅的梨涡。

陈声想到队长那张天之骄子的脸,却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严谨的态度,顿时肃然起敬。

“是我们陆队,他可优秀了。”说起陆闻景,陈声眉毛翘得老高,嘴角忍不住的笑意。

他不知,自己崇拜的女神心里比他还雀跃。

陈声边走介绍道,“我们陆队之前一直在京都周边的县市支援。入队这些年,他教导我们科学救援,而不是以命换命!参与的几百场救援将死亡率降到最低。基本上全年无休,整个消防系统的人称他为烈火英雄。”

他脸上的崇拜之色溢于言表。

桑榆认真的捕捉住关键字眼,“你们陆队基本上全年无休,那有时间谈恋爱吗?”

她紧盯着陈声的眼眸。

“我只听说追我们陆队的人很多。”

言下之意是他也不知道陆闻景有没有在谈恋爱。

不知不觉,两人已经走到校场——

此刻的陆闻景穿着深蓝色体能训练服,他双手附在身后背对着,臂膀线条紧实流畅,宽肩窄腰,身姿挺拔。

梦里出现无数次他穿消防员衣服的模样,今日终于得见。

他扬起冷冽的声线,“都给我认真点,眼睛往哪儿看?所有人,加两圈!”

消防队突然来了漂亮姑娘,谁能顶得住?只是这一眼,还是被陆闻景捕捉到。

陈声上前,小声提醒道,“陆队,我女神来了。”

陆闻景听见声音,才微微的偏头,轮廓忽明忽暗,深刻英隽,挺鼻薄唇,透露出一股冷漠的疏离感。

他瞥了眼站在后面的桑榆,小脸不施粉黛,旁边立着一个32寸行李箱,像是打算常住。

而桑榆的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侧脸,远处是初阳升起,她毫不避讳的盯着他看,眼里带着失而复得的光。

陆闻景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眼神,却连眼角余光都不曾给。

直到,不远处一声夹子音响起破坏这美好的早晨。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