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Home > 书法 >

佚名的小说_陆亦婉周京泽陆亦婉周京泽小说阅读全文

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6-20 09:25:27

1988年,槐花村。

“第24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汉城拉开了序幕!中国代表团正缓缓向我们走来……”

堂屋隐隐传来电视播报的声音,和两个孩子周轩、周曼的嬉闹声。

陆亦婉独自在院子一侧的厨房听着,将菜汤盛到碗里端过去。

最后一道汤上来,丈夫周京泽也回了院子。

周京泽一身军装,剑眉星目,气势凌厉,两杠一星的肩章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光。

他一进门就看到了陆亦婉,目光顿了顿,又淡漠地移开。

他走到餐桌边,将手里提的几个油纸包放到桌上,搂住扑过来的两个孩子。

“爸爸!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周京泽一手一个揽着孩子,眼神柔和下来:“在家有没有听话?”

婆婆冯兰菊一脸笑意地迎上去:“这次休假有半个月吧?在家好好陪陪两个娃。”

陆亦婉插不上嘴,就站在一旁看着。

眼前其乐融融的一幕,刺得她的心口止不住的抽痛。

她移开目光,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,不由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北京奥运会。

陆亦婉本是21世纪的人,一场车祸让她胎穿到了八零年代。

周京泽本来是她的姐夫。

但姐姐在重病临死前,设计让她和周京泽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后来姐姐哭着求陆亦婉嫁过去,替她照顾周京泽和她的一双儿女。

陆亦婉虽然心里不愿,可小时候,姐姐曾救过她的命。

她为了报恩,就答应了。

不可否认,周京泽高大英俊,又是军区团长,正派威风。

所以陆亦婉即使知道自己嫁过来名不正言不顺,也还是爱上了他。

她曾对这段婚姻有过幻想。

可现实……

陆亦婉鼻尖有些发酸,第无数次想念起现实世界里的父母……

正想着,一包绿豆糕被递到她面前。

周京泽淡声说:“你的。”

陆亦婉回过神,看着他手里的绿豆糕,却没有接。

她想起刚与周京泽结婚的时候,他也曾提着绿豆糕回家。

绿豆糕一共有五包,她自然而然地以为她能得一份。

可刚拿起来,她就被冲过来的周轩推倒。

不过五岁的周轩怒气冲冲:“绿豆糕是我阿妈爱吃的东西!你凭什么吃!”

绿豆糕滚落一地,陆亦婉头撞在橱柜上,瞬间涌出鲜血。

那一刻,她的心也在滴血。

周轩看到她流血,吓得嚎啕大哭。

婆婆冯兰菊跑过来,却紧紧护着周轩,斥责她。

“你这么大人,跟孩子抢什么吃的?真是后娘不如亲娘好!”

她后来跟周京泽说起这件事,只想听他安慰一句。

可他也只看了眼她额头的伤,淡声说:“是你非要设计嫁过来,别觉得委屈。”

陆亦婉收回思绪,闭了闭眼,轻轻推开他的手。

“我不爱吃这些,给孩子分了吧。”

话落,陆亦婉转身向厨房走去。

冯兰菊在身后没好气地开口:“这么大地方又不是坐不下你,还去哪啊。”

陆亦婉听出婆婆话里的意思,是让她坐下和他们一起吃饭。

她回过头,看了眼周京泽紧皱的眉头,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。

“不用了,我不习惯上桌吃饭。”

话落,她不顾身后几人惊诧的目光,转身走进厨房。

周京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眉头皱得更紧。

晚饭后。

陆亦婉早早回了房,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今天这样落了婆婆和继子继女的面,后面一阵他们又不知道要怎么磋磨她了。

正想着,周京泽进了房间,在她身后躺下。

一双火热的大手顺着她的衣摆抚上她的腰间。

周京泽轻吻着陆亦婉的肩头:“你今天怎么了?不高兴?”

陆亦婉知道这是要和她亲热的意思。

从前她总是很配合,可此刻,她心里却浮起一丝抵触。

她挣了挣:“我只是累了。”

周京泽皱了皱眉,翻身将她压在身下。

“是在家受委屈了?你可以跟我说。”

陆亦婉只觉得胸口闷得很,攥住他的手,语气重了些。

“我说过了,我很累,我不想和你亲热。”

周京泽动作一僵,眼里的欲念瞬间褪去。

“我去书房睡。”

周京泽刚起身,陆亦婉却先他一步跑到屋外吐了起来。

周京泽上前,震惊地看着她:“你怎么了?”

冯兰菊从屋里出来,见状连忙上前拉起陆亦婉的手腕给她把脉。

陆亦婉知道婆婆以前学过医,就没有挣扎。

可紧接着,婆婆的话却在她心上猛地一击。

“哎呀!你这是害喜了!”

陆亦婉浑身一震,还没反应过来。

脑海中几乎同时响起一道冰冷的电子音。

【检测到穿越者陆亦婉产生脱离意识,只要在此世界死亡后,便可返回原世界。】

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砸得陆亦婉的大脑一片混乱。

她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,内心悲喜交加。

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……

陆亦婉缓过神,下意识看向周京泽。

却只见周京泽神色复杂,眼里满是她看不懂的情绪……但就是没有高兴。

他淡声说:“现在还不能确定,明天我带你去卫生院检查。”

冯兰菊也摆了摆手:“赶紧进屋吧,大晚上的,别吵着孩子。”

陆亦婉看到周京泽和冯兰菊的反应,心口的涩意悄然蔓延。

她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,心中五味杂陈。

没多时,周京泽抱着一床被子推门而入,在床的另一侧背对着她睡下。

二个人离得很远,仿佛隔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陆亦婉看着男人宽阔的背,心口一阵绞痛。

她犹豫半晌,还是忍不住问:“周京泽,如果我真的怀了,你……会高兴吗?”

周京泽沉默了很久,久到陆亦婉以为他睡着了。

他才淡淡出声:“我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。”

陆亦婉的心顿时像是被一把刀狠狠刺穿。

就算她一直将周轩和周曼当亲生孩子对待,但她毕竟没有真正怀胎十月过。

这对她来说意义特殊。

可似乎在周京泽眼里,孩子的生母是她还是姐姐,都没区别……

她声音艰涩:“所以,你并不期待这个孩子,是吗?”

周京泽又沉默了片刻,声音依旧毫无起伏。

“睡觉,别再问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。”

陆亦婉只觉得被扔进了冰窖里,冷意从心底不断往外冒。

她本想着,如果怀了孕,那就把他生下来陪他一世,再回原本的世界。

可现在除了她,似乎再没有一个人高兴这个孩子的到来。

她害怕孩子生下来之后,会像她一样,变成家里第二个透明人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。

陆亦婉照常早起去做饭。

走进厨房,却见冯兰菊已经在里面忙碌。

冯兰菊看到她来,没好气地开口:“这是仗着肚子里有货腰板硬了,起这么晚!”

话落,她又朝灶台上的一碗红糖鸡蛋努了努嘴:“东西都快凉了!”

陆亦婉走过去,神情复杂地看着那碗红糖鸡蛋。

她有些不可置信:“这是给我的?”

冯兰菊斜睨了她一眼:“这屋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?”

话音刚落,周轩和周曼争相跑进厨房,一边大喊。

“奶奶,我饿了!”

一听到这声音,陆亦婉的胃就隐隐泛起抽痛。

她刚嫁进来的时候,两个孩子只要看到她吃东西,就会故意大声喊饿。

哪怕他们已经吃饱了。

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没吃过饱饭,还因此得了胃病。

想到这些,陆亦婉强压着不适,把红糖鸡蛋递给两个孩子。

“你们吃吧,我不饿。”

冯兰菊见此有些不悦,伸手拦了下来,对着两个孩子开口道。

“她怀孩子了,这个给她,奶奶给你们留出来了。”

周轩一听就不高兴了:“她答应了要帮阿妈照顾我们的!凭什么再生一个!”

周曼委屈地撅起嘴:“等她有了自己的孩子,肯定不会对我们好了!呜呜呜……我想阿妈了……”

陆亦婉看他们这么闹,心里一阵阵发冷。

嫁过来五年,她对周轩和周曼掏心掏肺,把他们当亲生的孩子。

可他们就像两个捂不热的石头,只有看到她妥协,他们才会满意。

陆亦婉心头情绪翻涌,心里话脱口而出:“那就让你爸给你们换个妈。”

话音刚落,周轩和周曼同时愣住了。

他们却是看向陆亦婉的身后:“爸爸……”

陆亦婉浑身一僵,一转头,就见周京泽正站在门口,脸色阴沉至极!

最新知识

TOP10

周榜 月榜
相关知识